【转载】大学向何处去?

大学向何处去?


关中客

         几年前,托马斯.弗里德曼说,世界是平的。2009年,美国印第安纳大学柯蒂斯.邦克教授说,世界是开放的。随着网络的日益普及以及开放教育资源运动的深入发展,网络时代的学习与教育出现了一幕非常有趣的局面:一些人依照自己的实际需求免费接受非常个性化的教育;而另外一些人则耗巨资,日复一日地坐在教室里,一边发着白日梦,一边听一个教师讲着千篇一律的东西。我们不禁要问:这样的情形还会持续多久?

课程是开放的

         2001年4月,美国麻省理工学院向全世界宣布启动开放式课程计划,拉开了全球开放教育资源运动(OER)的帷幕,世界一流大学和教育机构纷纷仿效。

         2003年4月,教育部下发“精品课程建设工作”的通知,精品课程建设工作正式启动。截止2010年底,已累计建设国家级精品课程3700余门,并带动起近10000门省级精品课程和校级精品课程。如果加上后来启动的网络教育精品课程和高职高专精品课程,那实在是一个极为壮观的开放课程集群。

         目前,在YOUTUBE上,至少已经有世界300多所大学的200门课程和六万堂课堂录像。Academicearth.org网站上拥有十所顶尖大学的130门课程,3500堂录像课。而开放课程联盟网站(Ocwconsortium.org)已经搜罗了全世界250所知名大学的13000网络课程。在苹果公司2007年推出的iTunes Store教育专用频道iTunes U上,目前已有包括普林斯顿大学、哈佛大学、麻省理工学院、牛津大学、耶鲁大学以及国内的中山大学等几百个高等教育机构提供的内容,包含课程视频、课程录音以及课件PDF等。这些资源全部都是免费的。

         2010年11月1日,网易正式推出“全球名校视频公开课”,几天之后,新浪迅速推出了《世界顶级名校视频公开课》,网友通过网络便可以免费观看哈佛、耶鲁、牛津、剑桥等顶级名校的精品课程视频,聆听大师的传道解惑。于是乎,各类媒体文章评述铺天盖地,差不多十年前麻省理工学院引领的世界开放教育资源运动,似乎在一夜之间为国人所觉知。语言障碍的消除成了国外开放式课程进入国人视野的重要因素之一。

         几乎是在一瞬间,教育资源的大同世界仿佛来到了人们面前。大学将何去何从?

两个八零后办大学

         也许,大学依旧是大学。但是,学习者却多了更多的选择,其中非常重要的选择之一便是互联网。

         记得在读初中高中的时候,时不时有村里人关心地问我,将来读哪所大学?我通常都会自嘲性地回答说:“家里蹲大学屋里系”。几年前,还真有这样一个大学出现。不过,这个大学的创办者是一位80后高考落榜生——山东淄博小伙子孙迎超。现在,任何人,只要能接入互联网,都可以在线免费上“家里蹲大学”。这个号称“中国最大的教育视频网站”拥有6万多个免费的讲座视频,内容涉及大、中、小学各个学科。在网站首页菜单上,形象地罗列了“大学校门”、“视频课堂”、“校园广播”、“我的宿舍”、“班级”、“办公楼”、“图书馆”、“百科”。孙迎超告诉关中客,他和他的“家里蹲大学”的理想就是“让每一个中国人,都能在网上上大学”。目前,“家里蹲大学”已经聚集了15万在线学习者。这是一个真正有潜力的基于视频的自学者社群。

         另外一位创办大学的小伙子也是80后,他是挪威人Stain Hoklev,中文名叫侯爽。现在是加拿大多伦多大学安大略教育研究院的博士生,几年前,他和一帮朋友也创办了一所大学,名字叫 Peer to Peer University(P2PU),翻译成中文就是“同伴对同伴大学”或者“同侪互助大学”。它的口号是“为了每个人的学习,由每个人教授的学习,学习几乎所有你想学习的东西。”在P2PU,任何人,只要你学有所长,人人可开坛授课,任何人都可以报名学习;而且,无论是授课还是学习,这一切都是免费的。P2PU通过各种措施鼓励分享和学习,同时保证课程的质量。课程的种类没有限制,关于操作系统的,关于法律的,关于美食的,当然最多的还是关于网络设计的。P2PU的信仰是努力保持网络的开放,并让每一个人都能享有受教育的权利。

         谁说互联网只有娱乐至死?知识的传递也大有市场。开放教育资源的涌现,以及形形色色另类大学的出现,今天正统的大学将如何应对?

大学将不再是原来的大学

         也许,大学一定不应当是原来的模样。

         2010年11月25日,在线游戏公司Six to Start的创始人和创意总监Adrain Hon在The Telegraph发表题为《为什么免费在线授课将毁掉大学——除非它们迅速行动起来》的文章,对大学意义进行了深度反思。时隔不到一月,由北京大学牵头,中山大学承办的2011年第一期CETA教育技术沙龙在广东肇庆碧桂园宾馆举行,沙龙的主题恰好就是《未来十年中国高等教育变化趋势和面临的挑战》。

         现在看来,在今天这样一个形势下,大学如何发展,大学如何因应挑战与机遇,已成了国内、外关心教育的人士普遍关注的一个世界性的大问题。尤其是2011年,国内名校清华大学即将迎来自己的百年华诞,正统大学何去何从?实在值得我们深思。

         关中客一直认为,中国的教育是非常功利的教育。“功利”和“短视”驱策着我们的教育。我不认为在线授课能在短期内毁掉大学,也不认为开放教育资源本身就能从根本上解决大学的问题。但是,今天的大学,谁能抓住这个机遇,谁能因应开放教育资源运动,因势利导,对大学的固有教育教学和学习模式进行变革,谁就能在未来的竞争中立于不败之地。

         大学将不再是原来的大学,这一点绝对不容置疑。

         【Johnnie题注】本人系关中客为《远程教育杂志》2011年第2期撰写的随笔文章,转载得到了杂志社的授权,特别鸣谢!

One comment

  1. 我以为,大学的教育工作者应该主动学习互联网,在课堂上积极渗透网络知识,分享网络资源。至于未来,学校教育的形式不会改变,课堂的样貌或许会改头换面。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