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入花心自成甘苦,水归器内各现方圆

           “雨入花心自成甘苦,水归器内各现方圆”。这是一位好友的QQ签名档,忽然看到,很是喜欢。出处何在?不得而知,赶紧上网一“狗狗”,原来这两句乃是金圣叹的自题“雨入花心,自成甘苦;水归器内,各现方圆”。金圣叹的书斋联,“真读书人天下少;不如意事古今多”,也是脍炙人口,深受书生的喜爱。

           再进一步检索,发现其上联是出自杜甫《北征》诗中“雨露之所濡,甘苦齐结实”两句化出,原意为同样是雨露渗入花心,只因花自身的变化出现或甘或若的结果。而下联则似乎更容易理解:放入不同的器皿中,其形不同,器方则方,器圆则圆。表面看来,金圣叹此联写得是常见的自然现象,但启迪却是多方面的。

           先说上联。同样是读一本书,如若入花心之雨,不同读者的体悟确是大不相同的。用流行的话说,是因为读者的主动建构。读书之乐趣,在于品味雨露之甘苦,大抵是这样吧?!读书这样一项艰深的工作,其滋味惟读书人自己才能体会,这便是“甘苦自知”。甘与苦之分别,便区分出了不同人的悟性。

           再说下联。假如将“水”为看作是尘世间的纷繁芜杂的人和事,“器”便是芸芸众生各自的人心。在这个世界上,有快乐之人,也同样有痛苦之人。有些人平平淡淡,却也悠哉悠哉;也有人身居高位、家财万贯,却困惑不解、焦躁不安。苦乐年华,均出自于心。人心或浩浩荡荡、千军万马、万水千山,或蝇营狗苟、细如针眼,所有这一些,难道不是因为心器之形所致吗?活在这世界上,快乐与否,幸福与否,也许只跟自己有关。

           人们常说“性格决定命运,气度影响格局”,大概讲的也就是这个意思吧!

           正所谓:心方则方,心圆则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