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技术的发明和互联网的建设,都是为了解放人类,使人类社会向更高阶段发展。然而,其结果带有非常明显的两面性。一方面它实现了人类的初衷,另一方面又事与愿违,使人类不堪重负。当网络建成以后,作为人的活动的目标物的网络使符合人的目的性的,它是为人服务的。而网络的主人,在这个人类最伟大的发面面前,是如此地如痴如醉,渐渐地沉迷其中无法自拔,最终沦为网络的附属。技术的牢笼开始禁锢人的活动,学习地异化自然而然地产生了。

李伯聪在《高科技时代的符号世界》(天津科技出版社2000年版,第190-191)中指出,“反客为主和工具性压倒目的性”是一切异化现象的共同特征。网络对人的控制和计算机对人的控制正是“反客为主和工具性压倒目的性”的异化现象。在网络面前,人丧失了自己的理性,失去了自己的主体性地位。





One thought on “技术的牢笼与学习的异化”

  1. 技术的牢笼开始禁锢人的活动,学习地异化自然而然地产生了。这可能就是技术的又刃性的重要体现吧!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