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deline C. Hunter博士1916年生于加拿大,系加拿大萨斯喀彻温省(Saskatchewan)人,后在加利福尼亚州圣莫尼卡( Santa Monica)长大,在爱荷华州获得心理学和教育学四个学位。

她以临床心理学家开始了自己的职业生涯,然后成为一名校长。1994年因病辞世,终年78岁。

Madeline C. Hunter博士因其在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教育研究生院的实验学校(the laboratory school of U.C.L.A.’s Graduate School of Education)以及Corinne A. Seeds大学附属小学的研究工作而闻名于世。她从1963年到1982年担任校长,当时她还在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教育研究生院担任管理和教师教育的全职教授。

Madeline C. Hunter博士利用自己的心理学背景,来定制不同的方法,帮助学生学习。她是一位将心理学中的学习理论转化为实践教学技巧的教育家和心理学家。

其实,这是一种高度结构化的课程设计模型,它是由已故校长、和长期教育家Madeline Hunter博士开发的一种经典的、可重复使用的课程模型设计。

Madeline C. Hunter博士提出直接教学法(Direct Instruction),也提出来了一种可以直接供一线广大教师直接加以使用的课程设计模型(Madeline Hunter Lesson Plan Templete)。

她还开发了直接教学模型和有效教学要素。她认为教学模型有七个组成部分:目标、标准、预期的集合、教学(输入,建模,检查理解)、指导练习/监督、关闭、独立实践。

在这个模型中,共包括7个步骤。这7个步骤依次是:预期集、陈述目标、输入、建模、检查理解、指导练习、独自实践、和总结拓展。

1. 陈述目标——让学生知道他们要去哪里。让他们了解自己所处的位置会让人感觉自己是学习经历的人质。这一步为学生提供方向,让我们知道在课程结束时他们应该完成什么。

2. 预期集 – 让学生准备好和/或兴奋地接受教学。 预期是非常重要的,这里是将学生的先前知识和教学内容建立联系。

第一和第二步常被很多人互换位置加以使用。

3. 输入建模/建模实践 。在这个部分,学生学习相关的知识、技能、概念,这个可以由教师直接讲授给学生,或由专家或已经掌握了要展示的内容的人展示或演示的过程。已经学会或者已经准备好了的学生当然也可以帮助其他同学和同伴建立专注的技能、过程或概念。

4. 检查理解 – 教师观察学生的肢体语言、提问、观察反应和互动,以确定学生是否正在了解所呈现的材料,理解的情况怎么样,以及学生是否真的已经理解和掌握了需要学习的内容。

5. 指导练习 – 练习是在教学建模后进行的,然后,教师检查学生的理解情况,确保学生理解正确并已经掌握了需要学习的内容。

6. 独立实践 – 在学生理解新材料后,他们有机会进一步应用或练习使用所学的新信息、新知识和新技能。这可能发生在课堂上,或作为家庭作业,供学生在课后自己独立练习。但是,教师的教学和学生的练习之间,以及学习独自练习和教师的反馈之间应当尽可能间隔较短的时间。

7. 总结- 再次结束 – 再一次。他们完成了什么?他们学到了什么?再来一遍。正如你所看到的,这个模型是高度重复的。

当然,在这个模型中,其结构并非固定不变的。在查阅相关资料的过程中,自留地君发现,不同的人,对这七步的顺序,根据自己的需要和理念进行调整,甚至合并。

在过去的几十年间,Madeline C. Hunter博士也引发了不少争议。一些学校管理者错误地使用该模型来分析教学表现。有人批评说这个模型机械,有人认为它只适合重复练习类的低水平教学。还有人争论说,这个模型不太适合资优生。

不过,请注意,在一生中,Madeline C. Hunter博士多次强调,她的模型从未被用作教师评估工具。事实上,作为一名经验丰富的教育家,自留地君确信,Madeline C. Hunter博士意识到除了她自己以外,还有很多很好的教学模式,而且教学既是艺术又是科学,因此,不能归结为简单的公式化7步检查表。

也许你会批评这个模型太老套了,是上个世纪的老古董。或许你会说这个模型的基础是陈旧的学习理论和教学理念。但是,自留地君在这个重提这个模型,是在想,我们究竟是要一个高大上但不能落地的理论模型?还是要一个也许不高大上,但是可以落地操作的模型和工具呢?

您怎么看?期待听到您的回应和评论!

绿红佛前侍,一点鹅黄香 .      (红鸡蛋花, by Johnn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