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通用教室升级转换为主动学习空间,这可能会非常非常棘手。毕竟,学习空间的重新设计远比搞装修复杂得多啊!

在当前国内绝大多数高校把更多的注意力放在了科研,教学投入较少,尤其是在教室升级改造上,决策者并没有感到重要和紧迫。有一些大学的管理者认为升级改造教室是不务正业。再说了,大学的的资金总是很紧张。

不仅如此,在国内高校,负责教室的维护、和负责采购的部门、与教育科技和信息化部门是分开的。尤其是教室里面的家具和教室里面的技术设备是分开购买和管理的。升级和重新设计了教室,有一部分教室可能会觉得受到了新的布局、设备、和环境的威胁,甚至有不少教师会觉得这将会迫使她们改变教学方式方法。

最后,当大学将通用的传统教室升级为主动学习空间之后,由于主动学习空间几乎总是需要给予每个学生更多的空间,这意味着一个曾经容纳90名学生的教室,在升级改造之后,可能只能在活动设置中容纳50个可移动家具和座位。国内高校学生数量在不断增加,学习空间一直较为紧张。这恐怕也是阻碍国内高校学习空间升级改在的一个重要原因吧?!

为了创建适合更广泛教学方法的教室,北卡罗来纳大学教堂山分校启动了灵活学习计划

(照片:Lars Sahl,源自Campus Technology)

早起晨读,看到 Campus Technology 上刊发的David Raths的一篇题为《学习空间重新设计的4个要素》(4 Essentials for Learning Space Redesign)的文章。在文章中,作者报道了与美国四所大学的高管讨论了重新设计主动学习空间的方法。透过这篇文章中的相关介绍,以及文中提及的这四所美国高校学习空间再设计的案例,读来颇受启发。

1. 做深入地调查研究

当纽约州立大学Geneseo教育技术助理主任兼经理Laurie Fox开始在纽约州北部校区评估80个通用教室时,她开始使用了帮助大学来评估他们的课堂支持和主动学习的程度的工具,对学校原有的80间教室进行评分。不仅如此,Fox和她的团队还定期与教师和学生、教务处长、校园管理、以及其他相关人员就学习空间问题进行沟通,她们还进行了两次问卷调查,要求教师提供他们所希望的教室升级的建议。

她们的准备工作确实做得非常充分。联系国内不少高校的教室升级和再设计计划,普遍存在的一个问题是工程并没有建立在充分研究基础之上。纽约州立大学的经验给我们提供了很好的工作思路借鉴。

2. 沙箱测试和实验空间

2018年,加州大学欧文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Irvine)的灵活学习空间大楼(Anteater Learning Pavilion)揭幕投入使用,在之前的那五年时间里,该校的教育技术团队在校园里尝试了一个不寻常的空间:未充分利用的计算机实验室。

他们获得了一些少量改善资金,来建造这个空间,将其作为实验教室或者称之为沙箱教室。这实在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可以对学校后续要投入的学习空间升级和再设计大型项目进行小规模的测试和实验。

该校的教育技术支持团队规划和教师外联的成员Judi Franz说,“我们经历了一个让所有通用教室变得聪明的五年过程”。“我们试图弄清楚下一代教室将会是什么样子。这是我们把所有东西扔到一个空间并把它搞清楚的机会。”

在这个实验空间里,Franz等人在阳台上观察,人们如何在房间里移动,教师分享他或她的内容的频率,学生分享内容的频率。学生是否使用笔记本电脑,手机或平板电脑?

随着新大楼准备开放,学校决定为想要在那里教学的教师提供为期八周的主动学习认证。学习环境和技术首席分析师Mathew Williams说, “在建筑完工之前,我们希望确保那些在这个领域进行教学的人能够有效地使用它”。 “我们也认为这是一个开始谈论积极学习并让更多人感兴趣的机会。”学校在新大楼分配教室时,给予获得认证的教师优先使用权。

Anteater Learning Pavilion

随着新大楼的投入使用,升级改造团队正在使用课堂观察协议(COPUS)进行课堂观察,这是一种标准化的观察协议。他们还进行学生和教师调查。 他们的目标是评估房间内主动学习的数量,以及房间如何支持教师的教学实践和目标。

这个案例非常地有意思,在自留地君看来,这实在是一个基于设计研究的(DBR)的典型案例。这种不断迭代,稳步推进的策略,非常值得我们国内的高校学习。这个案例也充分说明了教育技术相关人士主导学校学习空间升级建设的重要性。

(未完待续,敬请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