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几天,在微信里,北京大学汪琼教授联系北京师范大学的刘美凤教授和我,说准备启动有关《教育技术学专业文献选读》课程的建设,邀请我们一起参与。不仅如此,汪教授还发来了她专门起草的《教育技术学专业文献宣读》课程合作备课的倡议,这让我想起来过去十七、八年来讲授这门课程的心路历程。

1999年,在陕西师范大学,我开始担任教育技术学硕士研究生导师。2001年10月,我南下广州,随我的导师桑新民教授在职攻读博士学位,同时兼任硕士研究生导师。

大约是在2002年或2003年前后,我开始承担硕士研究生的《教育技术学文献研究》这门课程的教学工作的。当时,桑新民教授主持华南师范大学的教育技术学博士点的基本理论方向,作为基本理论方向的博士和硕士研究生,专业文献的研读,尤其是经典文献的研读,是必须的功课,也是学生的基本功。

印象中,当时来访问我们未来教育研究中心(FERC)的纽约州立大学杨浩教授给我和桑教授带来了一些经典著作,其中就包括 Classic Writings on Instructional Technology ( Volume 1  & 2 )。从那个时候开始,这两本经典名著,变成了我们华南师范大学教育信息技术学院教育技术学基本理论方向博士生和未来教育方向硕士研究生的必读书,也是《教育技术学专业文献选读》课程的教材,历时长达十年之久。

这个两集一套的《教育技术学经典文献》,第一集文献主要集中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也就是上个世纪40年代、50年代、60年代以及70年代的文献,这些经典文献构成了视听教学、电化教育/教育技术学的学科根基。第二集的文献主要聚焦于上个世纪70年代、80年代、以及90年代初期的一些经典文献和核心文献。这些文献奠定了今天的教育技术学的基本格局和架构。

其中,在第二集中,主编囊括了第一集未能收录的个别、重要的、早期的文献。与第一集相比,第二集有一处变化:即在每个部分之前,增加了一个短文,对这一部分的文章进行简介,并提及其他相关但是未能录入的经典文献。

印象中,在2000年前后,在台湾教育部的资助下,台湾师范大学、淡江大学、以及当时的彰化师范学院等几所大学的教育技术学同仁,也发起成立了一个经典文献研读导读的活动。他们的做法是,这几所大学的教授巡回访问这几所大学,带领博士研究生和硕士研究生,一起研读经典,讨论分享。当时,他们的一些读书笔记、研讨纪要和实况录音,在网络上还是可以看到的。那个时候,这些重要的资源,在Google上还是可以检索到的!这些重要的资源,他们的活动组织方式,对于刚刚给研究生开设教育技术学专业文献研读课程的我,给予了重要的启迪。

一直到2009年,我们未来教育研究中心和清华大学《现代教育技术》杂志合作,推出了由我主持的“美国教育技术学领军人物思想研究”系列文章,共计13篇,当时每期刊发一篇,每期重点研究一位学者。最后一篇,也就是第13篇,我特别邀请了我的导师,在南京大学任职的桑新民教授进行了重点点评和指导。

后来,大概是中2012年前后,我放弃了以这两本书为核心教材的教学安排,因为教育技术学的硕士研究生大多是职业导向的,显然我不能拉着他们,让他们去读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的那些经典文献了。这些经典文献,对于从事学科基本理论研究的人,对于从事基本理论方向研究的博士研究生,这是必读的,对于就业取向的硕士研究生,这是一种折磨了,无论是对研究生,还是对于授课教师。

基于这样的考虑,我把我们的文献研究课程进行了调整。不再聚焦于经典文献,而是让学生聚焦于现代文献和当下的课题。这既可以直接服务于学生的学位论文选题、研究计划的制定,也

Ely, D. P., Ely, D. P. (Ed.), & Plomp, T. (Ed.) (1996). Classic writings on instructional technology. (Instructional technology series). Englewood Cliffs, NJ: Libraries Unlimited.

Ely, D. P., Ely, D. P. (Ed.), & Plomp, T. (Ed.) (2001). Classic writings on instructional technology(Volume 2). (Instructional technology series). Englewood Cliffs, NJ: Libraries Unlimi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