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mon Sense是美国的一家领先的非营利组织,致力于通过提供可信的信息、教育、和独立的声音,来改善儿童和家庭的生活,使他们在21世纪茁壮成长。总部设在美国旧金山,在亚利桑那州、伦敦、洛杉矶、纽约、华盛顿D.C.设有办事处。其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James Steyer。

在过去,Common Sense每年发布的系列报告,对于了解互联网教育和教育科技的学校创新应用,具有重要而深远的影响。在21世纪的课堂里,中小学教育工作者是如何适应学校和社会的这些关键转变的?从教授终身数字公民技能的好处,到让学生做好批判性评估在线信息的准备,美国各地的教育工作者分享了他们对在当今快速变化的数字世界中教学的看法。而Common Sense 最新发布的一份新报告,很可能会让那些试图将数字产品作为提高低收入地区学校学生成绩手段的公司停滞不前。尤其是当这些产品是为孩子们在学校和家里使用而设计的时候。这份题为《家庭作业差距:教师对缩小数字鸿沟的看法》(The Homework Gap: Teacher Perspectives on Closing the Digital Divide)的报告发现,收入较低地区学校的学生不太可能被布置到需要数字工具的家庭作业,这可能是因为学生家中缺乏高速宽带或终端设备。这份报告是基于对1200多名K-12教师的全国代表性抽样调查得出的。

在这份调查报告中,在1200位受访者看来,在教室里的工具中,视频为王。有58%的受访者表示,他们在教室里使用流媒体。

调查显示,有54%的受访者使用生产力工具和演讲工具;25%的受访者使用那些用来健身和提升幸福指数的工具;25%的教师使用数据创作工具;只有13%的教师使用社交媒体。

43%的受访者表示,他们所接受的培训和专业发展,支持他们“更好”(very)或“非常地”(extremely)有效地使用教育科技。
36%的受访者表示,他们不用,或者事实上就压根不用由学校或学区提供给他们的技术产品。这个数字感觉似乎比我预感地要低一些!呵呵!在各个科目的中,使用频率最高的是体育,达97%,频率最低的居然是语言艺术类科目。

在对1200名教师的访问中发现,教师们最关心的和技术相关的议题包括:
35%的受访者担心学生缺乏批判性地评估和评价在线信息的能力;
26%的受访者担心技术的使用会导致学生分心;21%的受访者担心一些商业公告会混进教学进程中;19%的受访者担心学校干预非工作时间的数字事件。比较有意思的是,在帮助和确保孩子在线安全、聪明、以及在线伦理决策方面,有91%的受访者说,数字公民课程(Digital Citizenship Curricula)是有效的。

有十分之一的教师觉得,他们的大多数学生并没有充足的互联网介入,或者是便捷的移动设备来做他们的作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