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瑟 . C . 克拉克(Arthur C. Clarke)是英国作家,发明家,其主要作品有《2001太空漫游》、《童年的终结》等。

克拉克说,如果你觉得某个预言很靠谱,那么,它很可能是错误的,因为未来是不靠谱的,未来是荒诞离奇的!

但是,如果你从未来穿越到现在,你明确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但不会有人相信你,因为你所说的未来太荒诞离奇了!

凯文.凯利(图片源自互联网,特别鸣谢!)

在《技术元素》一书中,凯文.凯利这位天才的技术哲学家和思想家,受克拉克的启发,在谈及未来学家的两难困境:“任何可信的预言都是错的。任何正确的预言都没人相信。无论如何,未来学家都赢不了。他要么错了,要么没人相信。”

在面对未来学家的两难困境,凯文.凯利认为,“除非,未来学家能游走于两者之间,正好介于合理和幻想之间,这样得来的预言在离奇的未来便几乎能够成真。”

不过,这个说法在我看来,也似乎是过于理想而脱离实际了。

对于未来教育,我想,我们一方面应当立足于当下,这是对教育之未来进行预言的基础和前提,否则,有关未来教育的预言之合理性便无从谈起了。

另一方面,教育学家和教育科技工作者应当有自己的教育理想和教育哲学。很难想象,一个缺乏教育哲学训练,没有自己教育理想和哲学的人,可以对学习、教学、教室、课堂、学校、教育之未来,作出合乎逻辑且具有超前性的预测和研判。

未来教育不能依靠空想主义者,

也不能完全依赖于短视的现实主义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