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翰·哈蒂(John Hattie)教授生于新西兰提马鲁市,2011年3月至今担任墨尔本大学墨尔本教育研究生院(the Melbourne Graduate School of Education at the University of Melbourne)的荣誉教授,同时也是澳大利亚教学和学校领导力研究院的主席。之前,他曾是新西兰奥克兰大学教育学教授,可见的学习实验室主任。

John Hattie

John Hattie感兴趣的领域包括测量模型及其在教育问题中的应用、学习模式和教学模式。 到目前为止,John Hattie 已经出版了31本著作,发表和出版了1000多篇论文,并指导了200位研究生的学位论文。

2009年,John Hattie教授发表了《可见的学习:对800多项关于学业成就的元分析的综合报告》(Visible Learning: A Synthesis of Over 800 Meta-Analyses Relating to Achievement)。

这本开创性的著作综合了800项涉及超过1.5亿学生的50,000项研究的元分析结果,建立了一个关于教师和反馈力量的故事,并通过指出什么最有效的方法,构建了学习和理解的模型。

《可见的学习:对800多项关于学业成就的元分析的综合报告》

从那时起,John Hattie继续收集和汇总可见学习数据库的元分析。 他的最新数据集综合了超过1,600项超过95,000项研究的元分析,涉及3亿多名学生。 这是世界上最大的证据基础,它可以帮助学校改善学习效果。

2015年,教育科学出版社引进并出版了这本著作的中文版。全书共分十一章,分别是:挑 战;证据的本质:元分析的综合;可见的教和可见的学;来自学生的影响;来自家庭的影响;来自学校的影响;来自教师的影响 ;来自课程的影响;来自教学方法的影响(上);来自教学方法的影响(下);结语:如何把所有这些放在一起。

这本独特的、具有突破意义的书是作者经过15年时间研究成果的结晶。它向我们讲述了教师和反馈对学生的影响力量,建立了一个学习和理解的模式。它基于有史以来最大数量的证据,探索实际是什么因素对改善学习起作用。它将影响学业成就的因素归类到六个领域当中:学生、家庭、学校、教师、课程和教学策略。

它在“可见的教和可见的学”的理念基础上,建立起一个教和学的新模式。这本书有挑战性的目标,清楚地知道成功意味着什么,有意识地运用学习策略,以发展对教师和学生认知与理解的概念理解。尽管当前这种以证据为基础的风尚,已转变成对考试分数的争论,但这本书尝试运用证据去建立一种教与学的模式并为其辩护。

本书对这个领域的一个重要贡献是,它建立了一套令人惊叹的标准,用以比较教学和学校中各种改革及创新的成效。

2018年重修后的南阳奎章阁光照宛南,Photo by Johnn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