鹧鸪天

宋 陆游

插脚红尘已是颠。更求平地上青天。

新来有个生涯别,买断烟波不用钱。

沽酒市,采菱船。醉听风雨拥蓑眠。

三山老子真堪笑,见事迟来四十年。

乾道二年,也就是公元1166年,陆游四十二岁。

这一年春,陆游在隆兴府任上被免官。二月初离任,取陆路经临川、玉山入浙,于五月间抵里,开始了在三山西村的闲居时光。

这首词就描述了陆游被免官,隐居三山时的闲适生活,整篇作品流露出了陆游内心的不满。整首词在艺术上反衬,正话反说,寄寓了真情深慨。

上片起首两句,陆游以一种自责的口吻,抒发愤激不平的感慨。

插脚红尘已是颠。一个人,生长在人世间,这已是够癫痴了,够嗨得了。

但是,人啊,总是欲壑难填。更求平地上青天。人们总是痴心于孜孜追求功名富贵、企图飞黄腾达,这实在是更加癫痴了。

上片后两句略显平淡无奇。新来有个生涯别,买断烟波不用钱。

最近,生活道路发生了一些重大变化。在山阴家乡,自己有一条船,可以在湖面自由往来,不用花钱。这在今天来看,也是够逍遥的了。

再来看下片。沽酒市,采菱船。醉听风雨拥蓑眠。

您瞧瞧,市中买酒,江上采菱,画船听雨,醉后披蓑衣而睡。

这是一种何等逍遥的生活啊。

再看下片最后两句:三山老子真堪笑,见事迟来四十年。

三山老子,说得就是它自己了。

​陆游说,自己真是可笑,长期糊里糊涂地生活,觉悟时已经迟了四十多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