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慕课主办者峰会(European MOOCs Stakeholders Sumit,EMOOCs)是全球为数不多的专注于MOOC的会议之一,也是全球慕课领域的一个重要学术会议。

每一年,EMOOCs都360度全方位地透视欧洲乃至全球的慕课、慕慕课的潜力、以及慕课对高等教育的影响。

通过研究、经验、政策和商业这四个方面,这个会议为参与慕课课程设计、开发和制作运营的人们提供一些全新东西。

到目前为止,EMOOCs一共召开了六届。

2013年第一届和2014年第二届均在瑞士洛桑(Lausanne, Switzerland)举行,2015年第三届在比利时蒙斯(Mons, Belgium),2016年第四届在奥地利的格拉茨(Graz, Austria),2017年第五届西班牙马德里(Madrid, Spain),第六届2019年意大利那不勒斯(Naples, Italy)。

第六届,即EMOOCs2019,在上个月,5月20日至22日在意大利那不勒斯举行,由意大利费德里科二世大学举办。

网址:https://emoocs2019.eu/

很遗憾,到目前为止,自留地君一直都还没有找到机会参加这个欧洲慕课主办者峰会(EMOOCs)。希望在将来能有机会去学习。

清晨例行阅读,看到 Laurie Pickard 君6月12日 在 Class Central上发表的一篇文章,题目叫做《EMOOCs2019会议的4大随想》(4 Takeaways from EMOOCs 2019) 。

透过 Laurie Pickard 的参会感想,大体上可以看到欧洲的慕课发展的情况。

1、全球慕课平台汇聚一堂

会议的主题演讲分别来自edX 的 CEO,Anant Agarwal, FutureLearn的CEO,Simon Nelson,以及Coursera的首席内容官 Dil Sidhu。

Laurie Pickard 说,“坐在观众席中,你不由得注意到几个主旨演讲之间惊人的相似之处。每位发言者通过参考全球教育短缺来阐述自己的观点,即其中有更多的人需要接受教育而不是目前能够获得教育。每一位都强调了MOOCs通过灵活的按需教育来满足这种需求的能力”。

这正如 Dhawal Shah 所描述的,MOOC平台也融合在一个共同的商业模式上。除少数例外情况外,前三名MOOC提供商已采用此模型的所有功能,其中免费内容吸引用户,这些用户通过付费墙获取课程内容和证书、微支出、学位和企业订阅。

2、大规模学习或即将到来,但现在还没有

MOOC平台都认识到了全球教育的短缺,并认为自己有能力填补这一空白,可扩展的学习能够覆盖大量人群。

在文章中,Laurie Pickard 君提到,佐治亚理工学院目前管理着3个学位课程的10,000多名学生。伦敦大学-戈德史密斯大学招收了大约600名学生,这是他们新计算机科学学士学位课程的首批学员,这个数量是他们期望学生人数的六倍。这些课程都致力于为尽可能多的合格学生提供他们能负担得起的学位课程。

MOOC平台具有扩展在线学习的愿景。大学共同渴望教育更多的人,增加教育机会,同时保持质量。但是,在实践中,他们正在处理该项目带来的困难。结果,只有少数计划以更大规模和更低价格运作。

以下文中图片均出自 EMOOCs2019官网,仅用于学习,转载未经授权,特别鸣谢!

3、创新仍在继续,但并非所有用户都能看到

对于学习者和普通大众而言,慕课似乎并没有太大变化。它们仍然由一系列视频、文本和测验模块,以及一些同伴评分和论坛功能组成。这似乎没什么特别的,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慕课世界中没有发生创新。

为了提高个人课程和课程的学习经验,研究人员和课程创建者正在提出许多方法,例如虚拟教授Otto,他让学生参与IFP学校的MOOC学习游戏。

慕课课程的设计和开发者、课程提供商、以及MOOC平台还在积极设计和开发针对在校学生需求的课程,这样可以帮助在校学生在大学期间参加在线和混合课程。在自留地君看来,这一点,欧洲是这样,我们看到,在中国大陆慕课的发展似乎也是这样。

对于学位课程的学生,大学也会继续改进围绕MOOC课程的支持结构,包括与教授(或助理教授)互动、开展小组项目、网络/虚拟模拟、同伴反馈和许多其他功能,其中大部分功能是不适用于免费的MOOC学习者的。

不过,在自留地君看来,如果真是Laurie Pickard 君所提及的这些创新的话,那么,我们似乎可以这样说,在十年快速发展之后,慕课的发展速度和创新幅度正在减缓。是处于一个高原期了吗?

4、是时候从MOOC转向下一件事吗?

个性化学习不仅是开幕式主题演讲的重点,同时也是闭幕式上小组报告的重点。在主题演讲中,斯坦福大学开放学习计划(the Stanford Open Learning Initiative)主任Candace Thille谈到了学习界面的价值,研究人员可以通过这种界面观察和指导学习者的行为。

在闭幕式上,马德里卡洛斯三世大学的卡洛斯·德尔加多·克洛斯(Carlos Delgado Kloos)表示,慕课将受到个性化学习的干扰。卡洛斯将慕课置于一系列的教育技术中,将个性化学习称为“教育4.0”。

在文章结尾,Laurie Pickard 指出,慕课(MOOC)一词似乎有点古怪。大多数慕课MOOC已经不再是大规模的或开放的。人们所谓的MOOC平台也大都没有用这些术语来指代自己。只有诸如泰国的ThaiMOOC和法国的 FUN MOOC之类的那些区域性平台才能这样做。

在文章结尾,Laurie Pickard 提出了 一个非常重要而发人深思的问题,他说,现在,是时候从MOOC转向下一件事吗?

对此,您怎么看?期待您 跟帖分享!

使君子(photo by Johnn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