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1985年!那一年,我们18岁。

作为一所农村中学,我的母校,陕西省富平县曹村中学是一所全日制公办高级中学。校门是普普通通的铁门,面南背北。

学校门前是一条东西贯通的公路,东边一公里不到,便接入了曹村乡镇街道。当时,那是我们心目中最繁华的世界。往西,接入李家村、党家村和西头村。

步入校园,迎面是学校的行政中心,其实是连在一起的工字型的瓦房。在们校门后的主道东西两侧,是两个院落,院落里是我们的老师们的住处,当然也是他们办公的地方。

在行政办公室的后面,是一个很大的桐树园,茂盛的桐树构成了校园里最大面积的树荫。盛夏,在桐树园读书,是最美的风景。

桐树园两边是教室和学生宿舍。我们班的教室在桐树园的东南角。桐树园的北侧是一排瓦房,是一些老师的住宿和办公的地方,它的后边就是大操场了,东边是开水房和食堂。我的宿舍在操场的西南角。

学校里没有一栋楼房,所有的建筑全部都是瓦房。教室里是砖铺地,前面的黑板是水泥黑板。操场是泥土操场,每次体育课,操场上尘土飞扬。

每天傍晚,各个班级打扫教室卫生,不少同学就去后操场的围墙边上读书。在我们心目中,那个校园一直都是最美的!

1985年,我们参加高考!那一年,和面临一考定终身的全国高考考生一样,我们不知道路在何方。

(你能从照片中找到当年的我吗?  请跟帖回复!呵呵!呵呵!)

那年高考,考场设在富平县城。

对十八岁的绝大多数我们来说,那是第一次进城,看到四周的高楼,还有宽阔的街道,来来往往的人流,外面的世界真的很精彩。

那个时候,学校对我们的照顾是非常非常好。为了节约农家子弟的成本,学校为我们准备了公共车和在县城考试期间投宿的地方。学校帮我们安排在正在建设的电力局大楼的里,那个时候,大楼还是工地,主体和框架已经起来了,每一层都是毛茬水泥和砖墙框框。

我们每个同学,在地上铺上塑料袋,这样可以防潮。之后,再上面铺上被褥,就成了我们这些考生的住宿的地方了。

印象很深的是,在电力局框架楼体里住着的我们,在高考的那几天里,总是喜欢往下面看,看西洋景。看电力局院子对面的葡萄园,看到外面街道边上县城的女生穿着好看的白花裙子。

不记得是那位同学就说,“我要考上大学,将来娶个这样穿白花裙子的女生做老婆”。

当时,那是我们许多男生的崇高理想和发奋学习的动力啊!呵呵!

我们可以在电力局的锅炉房免费打开水喝,吃饭,就用大搪瓷缸子打一大杯开水,将家里给我们准备的白面馍馍泡找在里面,那就是我们的伙食。

那个时候,家里经济都很紧张。我妈给了我二十元钱,我时常到县城的街道上去打牙祭。一碗油泼面,那是对自己最大的犒劳了。高考结束了,回到家,我把自己没有用完的十元钱还给了我妈。

从电力局到考场步行,大约要走三华里。六月的县城,其实已经比较热了。可是我们从来没觉得有多热,沿着墙根,顺着树荫下小溪边的那条蜿蜒的小道,我们一边走,一边聊。

那个时候,没有人送考。我们自己三五成群地走着去,三五成群地走着回来。

考试结束了,学校帮我们雇了公共汽车,同学们把被褥放在车顶,车子拉着我们一群那前途未卜,对人生充满希冀和好奇的农村姑娘和小伙子们,浩浩荡荡地开回学校去了。

一转眼,几十年过去了!又逢一年一度的高考,想起了那段激情燃烧的岁月,那些昔日的同窗,还有教我们的那些可爱可敬的老师!

那是1985年!

那一年,我们也十八岁!

《大秦岭 . 中国脊梁》百米绘画长卷局部            Photo by Johnn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