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接上回,在5月12日《高校学习空间再设计:4个案例》一文中,自留地君介绍了两个案例,即,纽约州立大学Geneseo分校的教室再设计项目,以及加州大学欧文分校的灵活学习空间大楼(Anteater Learning Pavilion)。

今天,我们再来看美国高校的学习空间再设计方面的另外两个案例,一个是北卡罗来纳大学教堂山分校推出了灵活学习空间计划,一个是乔治亚州立大学的学习创新项目。

3、构建灵活学习计划

2019年2月,北卡罗来纳大学教堂山分校(the University of North Carolina at Chapel Hill)推出了名为【灵活学习空间计划】(Flexible Learning Spaces Initiative),这是一项为期五年计划,旨在实现多达50个通用教室的升级和再设计。

https://cfe.unc.edu/flexible-learning-spaces-initiative/

2010年,UNC实际上已经开始使用【灵活的教室】概念。从那时起,技术和家具市场发生了变化,校园业务流程也在不断发展变化。几年前,一系列教师调查显示,许多教师希望能够更多地互动,在教室里走动并搬动家具。

ITS教师卓越中心的联络人Bob Henshaw在文中说, “在2010年到2018年之间,我们一直在做这些,但更多的是采用年终资金或外部补助的零碎方式”。但是,这个过程始终由教师主导的。

大学还必须对其教师教学方式方法的偏好保持敏感。用 Henshaw的话说,“我们称之为灵活学习空间计划的原因之一,是因为这些教室可以容纳更广泛的教学方法”。“例如,我们的大多数教师仍需要讲课,但是,他们中的许多人希望通过小组活动和讨论来补充讲座。”

(Photo: Lars Sahl)

昨天,受胡世青教授之邀,在深圳大学师范学院主持教育技术学专业研究生答辩,下午为深圳大学的研究生同学做了个分享,他们的那间教室的设计,就是一个非常棒的灵活学习(Flexible Learning Space)空间,很赞!和UNC的灵活学习空间计划有诸多相似之处。

4、做好沟通,准备好详细清单

乔治亚州立大学(Georgia State University)的学习创新团队发现,当把从试点项目中获得的东西,扩展到整个大学层面的主动学习教室(Active Learning Classroom)概念的时候,考虑到竞争的原因,学校必须做出妥协。

如同在上一篇推文中所言,大学的管理,无论是国内还是国外,与学习空间相关的事务是分属不同的部门,甚至是由不同的副校长分管的。实施团队和施工部门控制家具、墙壁、照明和暖通空调,这属于大学的基建处负责;而和教育技术相关的视听系统、网络和外围设备,则分属设备处及网络中心;教师的评价和管理属于大学的人事处;实际事务归口教务处,日常培养责任则在教师教学发展中心……;所有这些部门必须通力合作共同努力,才有可能找到最有创意的方式来有效地推进大学课堂与教学的变革。

学习创新高级主管(senior director of learning innovations)朱利安.艾伦(Julian Allen)说,准备好所有的沟通和相关的详尽清单非常重要,一旦在有资金可用或资金到位的时候,就可以迅速采取行动,这也很重要。

学校决策者、首席财务官、或大学校长在年终的时候发布盈余资金的情况并不罕见。 有一个现成的详细清单的好处就是,当校长说我们有一百万美元的未动用资金的时候,我们就可以迅速地提出这种改变的请求,并在很短的时间内获得批准。

如此看来,国内外高校有不少不同,似乎也有不少相同之处啊!无论如此,相互学习肯定是没有错的!

窗外几株使君子,红红白白傍墙开       (Photo by Johnn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