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期过半,不时地看到朋友圈里,各大景点的人山人海,也在社交媒体上注意到一些朋友感叹忘带尿不湿。暗自庆幸,窝在家里,何其明智?

按点起床,拿出前些日子学生寄给我的古树红茶,煮水烹茶,斟上一杯,汤色金黄透亮,满屋香气四溢,口甘生津,滋味醇厚,沉稳悠长,顿觉神清气爽。

晨读,少游的一首千秋岁,《水边沙外》,感慨万千!

千秋岁·水边沙外

【宋】秦观

水边沙外,城郭春寒退。

花影乱,莺声碎。

飘零疏酒盏,离别宽衣带。

人不见,碧云暮合空相对。

 

忆昔西池会,鹓鹭同飞盖。

携手处,今谁在?

日边清梦断,镜里朱颜改。

春去也,飞红万点愁如海。

开篇四句,一如既往美妙。前两句聊聊数字,时间、地点、时令节气,一目了然。“花影乱,莺声碎”。少游细腻入微啊。

接着四句,笔锋一转。眼前的美妙景致,让淮海先生触景生情,飘零、离别、政治上的不幸和爱情上的失意,交织在一起,让人感概万千。

“飘零疏酒盏,离别宽衣带”。疏酒盏,就是很久都没有摸酒杯了,宽衣带,显然是瘦了。“人不见,碧云暮合空相对” 。相知相惜的挚友,迢迢阻隔,当然“人不见”。而眼前,悠悠碧云,沉沉暮色,唯有相对。

这里有远离亲友的哀婉,有别情,也有政治失意的悲哀。现实的凄凉境遇,自然又勾起少游对往日的回忆。

“忆昔西池会。鵷鹭同飞盖”。遥想当年,与僚友西池宴集赋诗唱和,当年也是春风得意啊!而今年,因政治风云变幻,同僚好友多被贬谪,天各一方。故而慨叹,“携手处,今谁在”啊?

“日边清梦断,镜里朱颜改。春去也,飞红万点愁如海”。

沉重的挫折和打击使少游自觉再无伸展抱负的机会了,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青春年华消逝,叹一声“春去也“,飞红万点又如何?少游心中忧愁像满天飞舞落花,像浩淼无边的大海。

让人愁似海。

昨天,与三位朋友欢聚畅聊,我试图展示自己非常喜欢的 Lanyrd,结果发现它居然不能访问。心中惆怅啊!

这个由Natalie Downe和她的丈夫Simon Willison在卡萨布兰卡度蜜月的时候创立的学术会议网站,始终充满着浪漫的气息。

https://isitdownorjust.me/

用“Is it down or just me?”网站检测了一下,似乎是可以的!但是,我依旧访问不到!真心不知道在被 Eventbrite收购之后,又发生了些什么!

by Johnnie @ SCA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