例行阅读,看到有朋友在社交网站上分享了Schoology发布的一个《关于K-12数字学习现状的调查报告》(2018-2019 The State of Digital Learning in K-12 Education: An EdTech Study Powered by 9,279 Education Professionals)。

据介绍,这个调查是Schoology所开展的第二届相关的调查,受访者来自世界65个国家的具有不同背景和角色的共计9279位教育界的专业人士,不过,绝大多数受访者来自美国。

将近42%的研究参与者表示,学生在家中缺乏技术接入是学生学习的最大障碍。 有超过50%的受访者还报告说,他们的学校或学区是开展一对一数字化学习的(差不多就是大家熟知的电子书包或智慧教室),其中一半以上的学校或学区允许学生将这些移动设备带回家。

一线教师表示,他们的两大数字学习挑战是:为学和教提供多种数字工具,以及学生的技术接入。 教师的首要任务是将新的教育科技工具整合到课堂中,同时改进评估、报告和数据驱动的决策。

管理人员面临的最大挑战是提供相关和有效的专业发展,处理技术基础设施,比如,Wi-Fi和安全,以及设备的管理。最重要的数字学习重点是提供持续的专业发展、鼓励教师开展协作,以及推出新的设备或设备策略。

超过34%的受访者认为,互联网安全是首要的数字公民关注问题,但同等数量的受访者所在学校或学区并没有一个正在实施的数字公民计划,也并不鼓励与学生讨论该主题。

大约40%的学校允许仅仅以教育的目的而使用社交媒体,而近20%的学校拥有公开的、须经许可的社交媒体政策。

这个调查报告发现:

1.相关和有效的专业发展是最受关注的问题,也是一个重点。这是连续第二年,专业发展登上管理人员的挑战榜,而今年,专业发展则排在第一。

2.专业学习社群(PLC)对专业学习具有积极影响。对教育工作者来说,专业学习社群是非常有帮助的。不仅如此,有83%的受访者同意,专业学习社群是有效的专业发展工具,更多的机构应该鼓励教师和管理人员参与其中。

3. 越来越多的机构认识到了献身于教学的技术专家的价值,自去年以来,拥有专门教学技术人员的学校和学区的数量几乎增加了10%。

4. 教育工作者越来越渴望整合教育科技。有超过34%的教师认为,他们将整合新的教育技术工具视为接下来学年的重中之重。

有趣地是,几乎相同数量的教师正在遭受“科技臃肿”(tech bloat),或者他们有太多的工具需要兼顾,并将其视为自己最重要的挑战。

5. 绝大多数学校为学生提供差异化教学。与去年的研究相似,差异化学习是最常用的教学方法,有超过73%的受访者声称要定期实施。

6.近一半的受访者表示,他们的学校在教室里正在使用编程。编码是本学年最流行的新兴技术趋势。学习编程能够帮助学生在真实世界的应用中,展示他们的知识和理解。

7.学生缺乏在家中使用技术的机会是学生学习的一个障碍。41%的受访者表示,学生学习的最大障碍是他们在家里无法获得设备。在农村和城市地区皆是如此。

8.学习管理系统使学生、教师、管理人员和家长从中受益。60.9%的受访者表示,他们的学校使用与教授学生时所使用的相同的学习管理系统(LMS)来促进教师的专业发展。这种同步性对于有效的数字学习环境来说至关重要。

9.社交媒体正在课堂上找到自己的位置。大约40%的学校只允许社交媒体被用于教育目的,而近20%的学校有一个公开的、经获准才可使用的社交媒体政策。 这些数字说明,更多的学校已经意识到, 是时候去满足学生的需求了。

10.互联网安全是一个巨大的关切。有超过34%的受访者认为,互联网安全是数字公民问题的第一大关注点。 然而,相同数量的受访者所在学校和学区并没有任何类型的数字公民计划,甚至也不鼓励教师与学生讨论这个话题。

EduTech自留地微信公众号回复报告全文,给你看英文版报告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