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cho Despujol拥有电信工程硕士学位、航空工程硕士、工商管理硕士三个硕士学位,他还是一名经过认证的商业飞行员。目前Nacho Despujol是西班牙瓦伦西亚理工大学Universidad Politecnica de Valencia(UPV)的慕课项目 UPV MOOC负责任和协调员。

除了在瓦伦西亚理工大学负责和协调该校的慕课计划 UPV MOOC之外,Nacho Despujol 还拥有72门课程和150多万名注册人员,Nacho Despujol 亲自担任12门慕课的主讲教师。不仅如此,在大学校园的课程中,Despujol还整合慕课课程的内容来组织自己的校内课程。

https://www.upvx.es/

这一切都充分地说明,Ignacio Despujol非常了解慕课,是真正的 慕课专家。尽管是慕课的热心支持者,相信慕课能为高等教育带来积极的变化。但是,Despujol也承认,如果慕课要成为高等教育领域的永久性特征之一,慕课确实面临着重大挑战。

今年早些时候,在马德里学习MOOCs会议,Despujol发表了题为《MOOCs即将消失? MOOC在即将到来的几年中面临挑战》的演讲。在那次演讲中,Despujol强调了MOOC所面临的四大挑战。

挑战#1:完成率

MOOCs的低完成率已经广为人知,也遭受到了诸多的批评和诟病,人们普遍认同,慕课的完成率一般都徘徊在2%至4%左右。然而,在演讲中,Despujol指出,这些数字需要加以重新考虑。

Despujol列举了UPV的第一期edX课程的例子,在近20万名注册学习者中,只有7.5%通过了该课程。但是,在深入研究课程后台的数据之后,人们发现,只有大约 34% 的注册学习者访问过任何课程资料。也就是说,有66%的注册学习者只是注册了,但并没有学习。

Despujol指出,MOOC的准入门槛如此之低,以至于许多注册的人只是好奇,他们并不打算真正学习和完成这门课程。对于相关课程,当您只考虑参加了第一次考试的学员时,课程的完成率超过44%,这和许多人所抨击的慕课完成率7.5%的标题实在是大相径庭啊。

Despujol说,我们应该考虑学习者的动机,并相应地重新定义成功。 “即使那些没有完成课程的人,他们事实上也接受了一些教育,其中一部分人正在实现他们加入MOOC时的目标”。

挑战#2:问责制和认证

MOOC成为主流的另一个挑战与问责制有关。在在线环境中,确实很难确保不会发生作弊行为。

当慕课课程对学习者来说更有价值的时候,作弊的风险也就会增加。这是因为,在这个时候,慕课学习可能会帮助学习者获得大学学分,或者,企业雇主在做出招聘决定时,可能会使用慕课学分和证书作为参考。

然而,这些激励措施恰恰是确保慕课长期健康发展所需要的。为此,为了解决作弊问题,Despujol建议采用各种基于技术的解决方案,包括人工远程监控,甚至在考试期间,使用学生的计算机麦克风和摄像头进行随机录音。其中一些解决方案已在一些主要的慕课平台上使用。

不过,在自留地君看来,这些方法也许奏效。就中国的情况来看,有不少学校和平台采取了线上学习慕课,线下考试认证的策略和方法。

但是,归根结底,学习者的学习自主性、自觉性是最最根本性的。毕竟,慕课是一种非正式学习。作弊、和防作弊,其实都是人们试图把作为非正式学习的慕课,纳入到正式学习和功力认证的体系中才出现的老问题。

挑战#3:可访问性

在未来几年,慕课所面临的第三个挑战与谁目前从慕课中获益有关。

在演讲中,Despujol强调,慕课应该被用来缩小数字鸿沟,而不是扩大国家、地区、大学乃至人与人之间的数字鸿沟。在瓦伦西亚理工大学的UPV MOOC中,有74%的慕课学习者在注册时就已经拥有了某种大学教育。

根据Despujol的说法,让那些尚未接受大学教育的人接触慕课的主要障碍与获取技术无关,而恰恰相反,这和许多人缺乏自由学习和获取低成本课程的意识有关。Despujol说, “如果你现在去街上,问问他们是否知道什么是慕课,他们会回答他们没听说过。

Despujol指出,解决方案只有不断地宣传和提高人们的认识。Despujol说, “我们必须与每个社区的主要代理商合作,这些代理商知道如何联系其成员,并宣传这个绝佳的机会。”

在这个问题上,自留地君是非常认同Despujol的观点的。慕课,在自留地君看来,目前上出于婴儿期,它还需要更多的人来享用这个开放教育带给这个时代的每一个人借助网络通过学习把自己的命运牢牢地掌握在自己手里的可能性和机会。

挑战#4:财务可持续性

当然,当谈到慕课所面临的挑战时,最大的挑战可能就是财务可持续性。对慕课持续存在和健康发展的最大威胁是创建优秀课程的巨大成本,以及这些费用很快得到回报的可能性很小,至少在目前的收入模式下是这样。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Despujol有一些建议。 慕课平台可以开发新的收入来源,例如,为企业提供学习解决方案。他们还可以为专业课程收取更多费用,并使用这些课程补贴他们的其他课程。在另一方面,大学可以使用各种技术来降低创建新慕课的生产成本。

在这方面,在Despujol所带领的UPV MOOC团队做出来许多探索,他们能够快速、经济地设计和开发新的慕课课程,即使投入的人力很少。

在演讲的最后,Despujol指出,政府应该有所作为。事实上,一些政府已经通过创建和融资国家慕课平台来支持慕课的快速健康发展。例如,法国的FUN平台和以色列的Campus-Il。 Despujol说,“政府应该开始在慕课中投入资金,如果他们想让他们自由。”

对此,自留地君会进一步跟进,了解UPV MOOC的开源策略和方法。不过,我觉得许多人把慕课的设计开发成功认为是巨大的,这实际上是有偏差的。我们FERC团队一直在探索、践行和深入研究极简教育技术和快速教学设计相结合的低成本高品质慕课设计、开发和应用的模式。我们的《英语教学与互联网》、《信息化教学之五项修炼》、《慕课教学法》等课程,全部都是基于我们的极简教育技术和快速教学设计指导下完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