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首《踏莎行. 郴州旅舍》系宋代词人秦观的作品。创作时间大约在绍圣四年(1097)春三月,作者秦观初抵郴州之时。

史料记载,因党争遭贬,秦观远徒今湖南郴州,时精神上倍感痛苦。词写了作者客居郴州旅舍的心境和感慨:

上片写谪居中,寂寞凄冷的环境;下片由叙实开始,写远方友人殷勤致意和安慰。全词以委婉曲折的笔法,抒写了失意人的凄苦和哀怨的心情。

好词千古传唱,佳句玩味不尽!

踏莎行 ·郴州旅舍

宋 秦观

雾失楼台,月迷津渡,桃源望断无寻处。

可堪孤馆闭春寒,杜鹃声里斜阳暮。

驿寄梅花,鱼传尺素,砌成此恨无重数。

郴江幸自绕郴山,为谁流下潇湘去?

对这首《踏莎行》,历代文人墨客达官政要几乎赞不绝口啊!

王士祯最喜欢 “郴江幸自绕郴山,为谁流下潇湘去?”两句,在《花草蒙拾》中,赞美其为”千古绝唱”。

王国维则更喜欢 “可堪孤馆闭春寒,杜鹃声里斜阳暮”两句,在《人间词话》中,王国维评价道:少游词境,最为凄婉。想必这两句,深深地打动了王国维啊!

唐圭璋《唐宋词简释》赞美道:此首写羁旅,哀怨欲绝。起写旅途景色,已有归路茫茫之感。末引“郴江”、“郴山”,以喻人之分别,无理已极,沉痛已极,宜东坡爱之不忍释也。

东坡惋惜道:“少游已矣,虽万人何赎!”。

(源自网络,特别鸣谢!)

在网络上找到了这个书法作品,潇洒飘逸,刚柔相济,实属好字啊!

据说在秦殁后,坡公常书此于扇云:“少游已矣,虽万人何赎!”高山流水之悲,千载而下,令人腹痛。

再后来,后来,著名书法家米芾把秦词、苏跋书写下来传到郴州。

这首词得到了苏轼的高度评价,写了跋,著名的书法家米芾把词和跋写下来。词、跋、书,均为精品中的精品,秦词、苏跋、芾书,世称“三绝”,其艺术价值极高。

这一块是在碑亭下面的石崖上。据说是南宋咸淳二年(公元1266年),郴州知军邹恭把原碑拓上,转刻在苏仙岭白鹿洞的大石壁上。

第一次登苏仙岭,摄影:罗海娟

我脑袋后面这一块石刻,是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郴州市又把原拓放大刻在这块石壁上,我左手后面是重修的护碑亭。

碑是没有看到的!是否现存,不得而知。

今天,人们看到的三绝碑,其实就是悬崖上得石刻了。

苏仙岭上景色迷人,云雾缭绕,美不胜收!

这个位于南禅寺的小屋子,是屈将室。

请战有功当年临潼以兵谏,爱国无罪此日南冠作楚囚。

这里曾经是张学良将军囚禁地。

向四周望去,云雾缭绕,宛若仙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