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农历九月二十,昨天九月十九日,晨读宋陆游的七律《学书》,一个老学究被人讥讽之后气鼓鼓的形象浮现在眼前啊 !

学书

宋.陆游

九月十九柿叶红,闭门学书人笑翁。

世间谁许一钱直?窗底自用十年功。

老蔓缠松饱霜雪,瘦蛟出海孥虚空。

即今讥评何足道,后五百年言自公。

开篇两句,有些像打油诗。

九月十九柿叶红。深秋了,时间和场景交代的清清楚楚的。

闭门学书人笑翁。看来这笑话别人自古就有了,呵呵!学书,当时练习书法写字了,可闭门学书,怎么会有人笑话老先生呢?想必是身边人、家里人吧?!

世间谁许一钱直?窗底自用十年功。这两句是对讥笑的回击。不管这努力是外人看来是否值得,老先生就自顾自地下苦功夫,十年寒窗啊!

老蔓缠松饱霜雪,瘦蛟出海孥虚空。这两句颇有气势。老蔓缠松饱霜雪,说得也是十年寒窗,讲得是厚积薄发,讲得是寒来暑往长年累月的积累。

而”瘦蛟出海孥虚空”这一句,应当是讲天道酬勤,勤学苦练,终究是会有好的结果。

​即今讥评何足道,说得是老先生不在乎被别人嘲笑讥讽和指指点点。

而最后一句,后五百年言自公。五百年,你再来评说吧!

好家伙,这是什么样的气概啊?!流芳五百年,何等自信?

时过境迁,差不多两个五百年都过去了。

放翁的书作,这老先生的字儿,到底怎么样,究竟是不是他自己所说的”瘦蛟出海”,应是被千年来无数的书法家评头品足过的了。

老先生《学书》中讲到柿叶红,自然是开篇用典了。

我的家乡盛产柿子,每年到这个时候,漫山遍野柿子红,红澄澄的挂在枝头,真的是美不胜收啊!

小的时候,每天放学回家途中,必定会三下五除二地攀爬上去,挑选枝头最红最软最甜的,先吃个饱,再背着书包回家。

那个时候,衣服胸前,尽管不希望留下痕迹给父母看到,但每每总是会有些许证据留下的!





One thought on “柿子红了,读陆放翁《学书》”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