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BETT展会期间, Yoni Dayan对出席会议的一批欧洲教育技术学界大佬进行了访谈,撰写了三篇博客文章,以《欧洲的教育技术领导者怎么看待慕课的现状与趋势》(What European Leaders in EdTech Think of the State of MOOCs: Part I,Part II,PartIII)为题,发表在 Class Central上。

10月7日,教育技术学自留地报道了Yoni Dayan访谈的第一部分,10月9日,教育技术学自留地又报道了Yoni Dayan访谈的第二部分。之后,我们就一直眼巴巴地等着Yoni Dayan继续写他的访谈的第三部分。很奇怪,这第三部分迟迟没有刊发出来,也许是他这段时间太忙了吧?!好在昨天,他才发布了迟迟没有发布的第三部分。

欧洲的教育技术领导者怎么看待慕课,这是个很有意思的话题。在这个第三部分,欧洲的教育技术领导者将慕课的趋势概括为如下四个方面:MOOC这个术语正在逐渐地被淘汰、认证浪潮波涛汹涌、与慕课相关的和相联系的活动开始多样化、以及在线学习和易获得性。

趋势六、MOOC这个术语被确认为正在被淘汰

在两年之前,许多被认为是慕课的产品/服务,现在被赋予了完全不同的名称。

JISC的未来学家,Martin Hamilton认为,你继续在使用那个字,但是,我并不认为这个字能代表你的想法(You keep using that word. I do not think it means what you think it means.”)。今天,随着慕课实践的发展,许许多多的慕课课程既不是大规模的,也不是开放的。因此,在自留地君看来,很显然,慕课MOOC这个字意义的演变,既反应了人们对这个新生事物认识的过程,也反映出了人们对慕课一词的滥用和慕课一词意义的泛化。

FutureLearn平台的代表 Neil Harvey认为,MOOC这个术语并非我们喜欢使用的术语,这个术语更多的是被媒体和媒体人鼓噪起来的热词。如同前面所提及的那样,我更愿意在将来,用社会性学习平台(Social Learning Platform)指代慕课平台。

PAU教育/ Levinsky教师教育学院的代表, Yishay Mor认为,MOOCs一词并未被淘汰,但是它出于一个混合的连续体之中。我们设计开发在线课程已经有二十五年的历史了而MOOC出现于2008年,突然所有的人都想做慕课。然后有一些人开始想要开发小慕课,于是有了SPOC,私播课出现已经几十年了。

METID-Politecnico di Milano的 Susanna Sancassani 认为, 一门慕课之所以被称为MOOC,它必须要具备如下条件:

1、 Massive, 大规模的:及课程设计和运作,以便能够同时迎来大规模的学习者;

2、Online, 在线的:是指课程完全经由网络来传播;

3、Open, 开放的:为任何人所使用,无先决和前提条件;

4、 Course, 课程:是指其是结构化的学习路径,而这个结构化的学习路径包括:

(1)教学大纲和清晰明确的教学目标;

(2)学习材料和学习支持活动;

(3)基于测试、练习或项目的评价系统;

(4)认证过程;

(5)以及导师指导和支持以及社交情境的应用。

英国开放大学的 Will Woods认为,慕课MOOC吸引了许多人的注意力,从而使得它变成了相对宽泛的囊括了诸多东西的一个术语,而现在,人们已经开始使用更加具体的术语,比如, xMOOC, cMOOC, BOC, SPOC等等。

趋势七、学分认证风起云涌

随着慕课的发展,社会开始发展了越来越多的解决方案来接受、认可和认证在线学习。

学分认证开始逐渐地成为一个趋势和潮流,但是,有了认证,必然会涉及费用问题。慕课证书是有商业价值的,而要认证和颁发证书,这就使得慕课的成本在上升。如果慕课不免费,那为什么要叫慕课呢?

Susanna Sancassani认为,对于在线学生来说,认证变得越来越有趣。因为学习者要将他们的学习资本化。于是,随着学习者人数的增加,认证过程中学习者身份验证便成了一个技术难题。

趋势八:在EdTech创业公司的推动下,与MOOC相关的活动越来越多样化。

在线学习并不仅仅是看视频参加测试:现在,我们可以看到三维模拟,虚拟现实和增强现实等等。现在,人们也开始将创客运动、 Arduinos,以及相关的东西整合进来。慕课正在顺应『硬件即是新的软件』这样的发展趋势。

JISC的未来学家,Martin Hamilton 认为,在BETT展会上,我对两个区域特别感兴趣:STEAM Village 和 BETT 未来初创企业区。在前者,参会代表门可以看到一些创客技术,现在的孩子在学校里越来越多的接触到创客。

在展厅的另一边,由英国EdTech策划的BETT未来初创企业区( Futures Startup Zone)为大约三十多家EdTech创业公司提供了一个平台,在英国和国际上, Jisc的产品和服务有大约1800万用户,我们非常感兴趣的是JISC如何与孵化器和加速器合作,帮助创业公司蓬勃发展。

趋势九: 在线学习与可获取性(可访问性)

南安普顿大学的E.A. Draffan说,『我希望MOOCs中的O继续保持“开放”(Open)和“在线”(Online),从而使其易于访问。

在BETT展会,也有其他一些趋势显现出来。比如,微软和谷歌等这样的大型企业在数字化学习工具和生态系统方面展开激烈竞争,和法国等其他国家相比,英国的市场似乎更加结构化; 由电子档案袋驱动的方法(Emaze, Canva等);以及非西方国家,比如亚洲国家和海湾国家等在慕课市场上的表现等等。

归纳起来,Yoni Dayan在BETT2016展会上跟欧洲的教育技术专家们交流的成果,就是他在这连载的三篇访谈中揭示和发现的九个趋势。这九个趋势分别是:

趋势一:在教育技术领域内,慕课已经找到了自己的定位。

趋势二:学习管理系统高热不退

趋势三、慕课课程提供者的谨慎行事。

趋势四、教师创业者(Teacherpreneur)这个概念的涌现;

趋势五、慕课的专门化倾向。

趋势六、MOOC这个术语被确认为正在被淘汰。

趋势七、学分认证风起云涌

趋势八:在EdTech创业公司的推动下,与MOOC相关的活动越来越多样化。

趋势九: 在线学习与可获取性(可访问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