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早知道这本书,是在读本科的时候,李国庆教授教我们《教育学原理》课程,印象中,提到学校消亡论,他讲到这个『奇怪的』伊万.伊里奇教授和他所写的那本书。当时只是听了个热闹,很快就全部交还给李教授了。

第二次好像是女儿读初中的时候语言课本上的故事,说伊里奇教授,把公文包丢进垃圾桶,提着垃圾袋去上班了!

再后来读到伊里奇的这本书,是在2009年的时候,我在读柯蒂斯.邦克教授的(Curtis Bonk)所著《世界是开放的:网络技术如何变革教育》一书,书中提及伊万.伊里奇所著《去学校化社会》,我当时就震惊了!于是在网络上检索阅读,找到了《去学校化社会》(Deschooling Society)的英文版,书中的观点非常另类和发人深思,尤其是在今天这样一个网络化社会,重新思考和设计学校,这本另类理念教育著作,值得一读。

几年前,有一次到南京出差,与吴康宁教授、张一春教授、陈琳教授等人一起餐聚,因为之前听说吴康宁先生把这本书翻译成了中文,只是一直不见市面有卖。就问及此事,吴教授告诉我大陆还没有简体字的翻译版本出版,希望在以后有机会推出简体字版本。

国庆节那天,在新浪微博上溜达,好友@Bob198009 告诉我,这本书已经由中国轻工业出版社出版发行了!我立刻让研究所同事帮我购买,昨天拿到手,爱不释手!爱不释手!

伊万.伊里奇(Ivan Illich)

伊万.伊里奇(Ivan Illich,1926-2002)是当代著名社会批评家、教育思想家,这本《去学校化社会》是他的代表作,用学者库佐尔的话来说,这本书『可能是美国自20世纪50年代以来出版的著作中最重要的一部』。由于在这本著作中,作者倡导『去学校化社会』思想,主张废除学校,建立学习网络,因为,伊万.伊里奇被誉为世界最负盛名的教育思想家之一。

从1994年,到2017年,时隔二十二年(到出版近23年),伊里奇的这一部经典著作,由我国教育社会学大咖吴康宁教授重新翻译,那么,这个简体字版本的质量和水平,自然是不言而喻的了!

书的名字是个蛮有意思的问题。1994年,吴康宁先生在台湾桂冠图书公司出版繁体译本的时候,书名 Deschooling Society被吴康宁教授翻译为《非学校化社会》,而此次在中国轻工业出版社出版简体字版本的时候,却将其翻译为《去学校化社会》,可见,这英文中加在 Schooling前面的De,实在是不好翻译啊!翻译为『去』,意为『去除,去掉』,更贴近英文意义。但它的缺点也很明显,会被不明就里的读者理解为『去学校』的社会,有 Go To School 的嫌疑。而翻译为『非』,从英文意义上理解,肯定不很准确。但是在中文意境中,似乎又更答疑!呵呵!这真真是不容易啊!

伊万.伊里奇教授在第一章,就开宗明义,直截了当地提出了自己的观点:我们要废除学校,回答了我们为什么必须废除学校。接着两章,从现象学和社会学的视角,深入浅出低剖析了学校的种种罪状,第四和第五章把学校的流弊归咎于『制度光谱』和『荒谬的一致性』。在第六章给出了自己的解决方案,『学习网络』。最后第七章『厄庇米修斯式的人』的再生,描绘了作者的激进主义教育理想。

在《去学校化社会》一书中,吸引我的不仅仅是他的『废除学校』的激进主张,更吸引人的是他废除学校之后的创造性主张,学习网络。在书中,伊里奇提出,应当建立一种“易为公众所用且、旨在扩大学与教之平等机会的、新型网络”,伊万.伊里奇将其称之为『学习网络』(有时也叫教育网络),这难道不正是『大规模开放在线课程』(也就是慕课)和全球开放教育正在做的事情吗?为此,在今天这样的背景下,重新认识和思考学校的意义和价值,省思学校和社会的关系,建构终身学习体系和学习型社会,真是既及时,又紧迫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