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初,看到这本书的名字,我实在是不知道它到底要讲什么。

拿到手里,随手翻阅了一下,发现这本书还是非常有意思的。

再多看了几页,我就决定买下这本了。因为,这实在是网络文化、数字人类学、互联网行为、新社会学等诸多领域的不可多得的好书啊!

先说说作者肯尼思·戈德史密斯(Kenneth Goldsmith)吧!

肯尼思·戈德史密斯是美国概念艺术家、诗人、网站编辑、网络电台主持,曾被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MoMA)授予“桂冠诗人”称号。

他在宾夕法尼亚大学任教期间,推出了一个名为“在网上浪费时间”的课程,引起美国媒体的轰动。曾编著《我将是你的镜子:安迪·沃霍尔访谈精选》等书,目前与同为艺术家的妻子及两个儿子生活在纽约。

我们平时上网多大成都上是浪费时间,多大程度是在学习、关心社会、激发创造力?

我们真能彻底断网,逃离社交网络吗?手机把都市人变成一群电子僵尸,是福?是祸?

浏览就是我们将来的回忆录吗?文件归档属于一种现代民间艺术?

不自拍、修图、发朋友圈,我还是我吗?

在附录,作者罗列的在网上”浪费时间的101种方法”,实在是太折腾太纠结太好玩了!

今天,当我们专注于网络的时候,我们真的是在浪费时间吗?

电视代替广播的年代,有很多人批判这种新的坐在沙发上虚度人生的生活方式。互联网代替电视的年代,又有很多人开始批判坐在电脑前或是拿着手机虚度人生的生活方式。

非常不幸地是,就算批评声不绝于声,没有任何人可以阻挡科技的发展和人们生活方式的转变。的确,我们的生活方式发生了并正在发生着不可逆转的变化。

马歇尔·麦克卢汉认为,任何一种媒介的内容都是另一种媒介:“讲话是写作的内容,正如写作是印刷的内容,而印刷又是电报的内容。” (Pxv)

人们往往会捡起自己对从前媒介的认知,将他们投向一个新的媒介。智能手机作为一种有效的手段,可以释放人类的两个基本欲望:我们既需要找到新奇好玩的事物来消遣,也渴望那种完成任务的感觉。… 我们既具有生产力,完成着一项又一项的任务,又找到了新鲜有趣的娱乐方式。

阅读完这本书的前三章,我很羞愧地发现,这本书并不是我起初所认为的泛泛而谈和哗众取宠,它其实是有着较高阅读门槛和品位的一本网络文化大作。

它让那些试图”脱离网络回归现实生活”的人们理性地意识到,”脱离网络回归现实生活”本身,其实正是逃离现实生活。而这个”现实生活”才是真正的”现实生活”。

在这本书中,作者尝试着去化解有关互联网的种种矛盾,运用这种多样性来使得我们那些在网上度过的时间,也就是差点儿永远被视为”浪费”的时间,重新充满价值、焕发生机、恢复原貌,并且被我们有效利用起来。

如果说尼古拉斯·卡尔的《浅薄》代表了“互联网媒介成为了人浅薄异化的罪魁祸首”这样的传统观点,那么,肯尼思·戈德史密斯的这本《如何在网上虚度人生》却给出了很多大相径庭的结论,譬如,他认为,“上网绝不是浪费时间,而是一种创造性的活动”。

而这个,恐怕就是作者在这本书的题目中,在【如何不在网上虚度人生】的【不】字上画一个横线,从而为读者造成一种纠结地和矛盾地心态,诱使你拿起这本书,并对这位伟大的互联网思想家提出的这些让我们既司空见惯,又难以解释的新行为,引发全新的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