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早上,驱车去番禺办事,车子在华南快速干线上行驶,车子上的收音机里播报的是有关『弹性离校』的新闻,联想到上个月到天津经济技术开发区讲学,那里的教师跟跟我说天津更在推进的『课后服务』,让感慨万千啊!从弹性离校,到课后服务,再到学校变革。

人民网北京3月3日电 3日下午全国政协十三届一次会议开幕会结束后,“部长通道”在人民大会堂北大厅正式开启。第一位现身“部长通道”的是教育部部长陈宝生,他在回答记者提问时表示,将通过多种模式解决小学生“三点半”放学给家长接孩子造成的难题,给年轻父母更厚实的“红包”。

陈宝生部长接受媒体采访(图片来源,人民网,特别鸣谢!)

关于弹性离校,据百度介绍,南京的做法是这样的:

自2017年2月20日起,南京市所有公办、民办小学开始实行“弹性离校”制度,为小学生免费提供延时照顾服务,缓解“放学早、下班晚”导致的部分家长接孩子难问题。“弹性离校”制度实行后,冬季上学时间段的托管结束时间原则上为17点,非冬季上学时间段原则上为18点。托管期间,学校将安排专人照管学生自行学习和课外阅读等,并确保学生安全,由市级专项奖补经费为该制度“买单”。

弹性离校,难度在哪儿?

第一、学校管理会有较大压力。有的学生走了,有的学生还在学校。安全责任重大,学校和教师最大的顾虑是这个。

第二、家长的时间成本很高。一刀切,一个点放学,有的孩子的父母还没下班,手头在忙,走不开,没有办法接孩子,怎么办?

第三、政府不允许硬性补课,有偿补课。3点半之后,孩子留在学校里,做什么?谁来做?成本提高了,需要教师有更多的投入,怎么破?

去年年底,天津市市教委、市人力社保局、市财政局下发《关于在我市中小学开展课后服务工作的通知》,根据这一通知,从2018年春季学期开始,中小学要在开展素质拓展课外活动之外,每天下午放学以后安排课后服务,课后服务原则上17:00结束。具体安排由各区教育局结合本区作息时间和学校实际自行确定。

该通知要求,中小学生课后服务坚持“面向全体、家长自愿;学校主渠道、免收学生费用”的原则。中小学校要充分利用学校在管理、人员、场地、资源等方面的优势,主动做好学生课后服务工作。中小学生课后服务面向全体学生,学生是否参加课后服务,由学生家长自愿选择。

新学期还没开始,天津的学校校长就忙乎开了,这课后服务到底应该怎么搞?时间、人力、成本、常规,如何调动学生、家长和广大教师的积极性?怎么做出新意?还真是个说起来容易,做起来真心不容易的事。

无论是『弹性离校』也好,还是『课后服务』也吧!归根结底,是一个围绕青少年学生在学校接受教育的衔接问题,是家校沟通和协调的问题。从表面来看,这是个小问题,实际上是关乎千家万户的大事情,也是关乎学校变革的重大课题,尤其是学校教育系统变革,恐怕需要更多的思考,万万不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

各位亲,您觉得呢?

各位有何高见,欢迎跟帖评论!





One thought on “从弹性离校、课后服务到学校变革”

  1. 对弹性离校本身的做法我是比较支持的,对学校放学安全,也能缓解同一时间放学带来的周边交通堵塞。弹性离校对孩子减负也有一定的好处,但是问题了来了,孩子更多由老人接送,提前放学带来的后果是孩子到各种辅导班继续学习,无形又加重了负担。针对其给家长带来的不便,课后服务却带来了福音,但是到底是不是真正的福音,要看提供的服务质量如何,而这些又受到学校硬件环境,教师师资的影响,对于一些条件好的学校平时都可以给孩子这些服务,弹性离线会使这些资源得到更好的利用,而对于条件不足的学校,说课后服务其实是空谈。中部很多学校班级规模达到80人,有条件的学校都得把机房撤掉用来当普通教室,所以根本无法提供课后服务,因为资源不足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班额太大,无法实施。而大班额真的是一个很普遍的现象,想要课后服务首先得解决这个问题。
    最后,我想说的是,这些决策不能一刀切,必须有一个调研的过程,根据实际情况,自下而上,抓住问题本质,不同情况做出不同决策,这才是真正的解决之道。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