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isan0
 


(姬十三,图片源自网络,摄影者不详,特别鸣谢)
 

和姬十三的相识纯属偶然,起因是他邀请我参加了果壳组织的一个活动。

2012年8月10日下午,姬十三和他的果壳网组织了一个叫做“万有青年大烩”的系列论坛,8月10日的这场主题是“知识与学习的未来”,地点在北京中华世纪坛数字艺术馆,当时到场的还有学而思教育创始人张邦鑫、网易公开课负责人、网易杭州研究院技术总监蒋忠波、百度知识社区首席产品设计师李锦飞、可汗学院中文志愿者联络人阿力克狮等,我应邀做了一个题为《在线学习与指尖知识》的主旨演讲。

那次的活动以及和姬十三的短暂接触,给我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后来,各自都在忙乎,在新浪微博上,我们有时会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几句。

下午,在办公室开完会,看到36Kr 的这篇对姬十三的采访,觉得非常有见地。于是就全文转载在这里。在此对36Kr以及姬十三表示感谢!

顺便给2013年的万有青年大烩做个广告。在果壳网站上,有这么一段介绍:

2013万有青年大烩是万有青年烩的豪华版,主会场活动包括MOOC主题知识青年烩、果壳三周年庆、万有青年烩演讲,卫星活动包括若干精彩的创意主题工作坊以及延续整个活动的万有市集。11月8、9、10日,为期三天的青年嘉年华,将向数千名观众打开多元知识之门。”

以下为采访全文:

除了类Coursera平台之外,还有什么方法可以让我们离在线教育更近?听姬十三说说果壳做MOOC社区的事儿

shisan

互联网可以如何改变学习与教育的模式?Coursera、Udacity、edX 给出的答案是——将全球顶尖学校的课程放到网络上,并通过作业、讨论、考试等互动方式,让全世界的学生一起来掌握这些以往无法触及的课程。不过,要做 MOOC 平台并非易事,它需要强大的教育资源以及资源整合能力,就如 edX 由麻省理工、哈佛、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共同创立,Coursera 的创办者 Andrew Ng 则来自斯坦福大学……那么,在资源有限、精力有限的境况下,小团队是否仍有参与 MOOC 变革的机会?果壳网找到的方法是——做 MOOC 社区。

为什么我们需要MOOC社区?

果壳的 MOOC 社区产品“MOOC 学院”是今年 4 月 18 日上线的,继用户自发建立的 MOOC 小组而来,为中文 MOOC 学习者提供课程讨论、笔记分享、感想交流的空间。

目前 MOOC 学院有三个主要内容区,一是“课程”,以国内外 MOOC 平台上的每一个课程(比如《秦始皇》、《Model Thinking》等)为基本单元,聚合该门课程的中文课程说明、用户学习的笔记、对该门课程的点评,让每个进入课程页面的学生对课程有初步了解,并可以找到同学;第二个内容区是“讨论区”,讨论区内用户以发帖、回帖的形态进行课程相关问题的讨论,还有编辑征集课程翻译的志愿者、学员求组团上课、晒证书等内容;第三个内容是“笔记”,目前笔记以“热点笔记”的形式展现在 MOOC 学院首页上。


shisan2
 

其实姬十三最初考虑切入教育领域时,想的并不是围绕中文为母语的 MOOC 学习者建立一个社区,因为 MOOC 的中文学习者数量在 10 万至 20 万之间,是一个小众产品。经过找到全国 50 个学生一对一喝咖啡,询问需求,当时他们看到的线上做教育的可能性是:学生对于彼此不同学校之间的学习情况感兴趣,比方说普通学校学生可能会对清华、北大同个专业的学习感兴趣,想清华、北大的学生是怎么上经济学、怎么上心理学的?清华、北大的学生也可能会对国外名校的课程感兴趣,虽然这其中有一级一级的知识传递过程,但学生们都表示愿意将自己的学习心得分享出来。

于是他们想到的是以课程为单元搭建一个产品,即“果壳学院”,利用物理学、经济学等等不同课程将全国的大学生串到一起,并将其工具化。但践行之后,发现效果并不理想,冷启动的门槛很难迈过,而最关键的一点是——“中国有一个特殊的情况和美国不大一样,美国学生互相住得比较远,线上讨论会更容易推进。但中国有一种生物叫‘学霸’,一个学霸能覆盖到周围好多个寝室的学习需求,抄作业、提问……所以他们根本不觉得需要去线上讨论什么事情。”姬十三说道。

地理位置的远近决定了线上讨论的需求是否强烈,如果说因为距离太近而使国内大学生缺乏在线上讨论学习的动力,那么围绕 MOOC 做社区则是一个机会——因为中文的 MOOC 学习者总数少,却分布在中国各地各个高校内,很容易因为在身边找不到可以讨论的人而需要一个线上的群聚社区。

“MOOC 的亮点是一个大牛老师只给你一个人讲课,但是一个人学习太孤独了。目前几个 MOOC 平台只提供最优质的课程内容,但我们都看到,只有线上的内容提供,是无法让学习持续的。我们就是想探索:社会化学习是否真的对学习有促进。MOOC 社区的种种功能也都是配合这个诉求而诞生的,让大家在社区氛围下,和比较熟悉的同学针对专门的学习需求来各抒己见、分享自己的资源,甚至进行社交。”姬十三说。

 


shisan3

 

社区之用

对于中文为母语的 MOOC 学习者来说,学习 Coursera、edX 等平台上的课程有两大痛点——一点来自语言,虽然这部分学习者依旧得用英文完成英文课程的论文写作、考试,但翻译仍然重要,毕竟中文更加亲切;另一点则来自于全球学生共同的痛点——就是很难有毅力坚持学完一门课程所有的课时,很容易因为没有老师督促认真听课和课堂上的群体压力而中途放弃。

对于前者来说,果壳 MOOC 学院已经衍生出由学习者提出想看中文字幕的需求、召集志愿者翻译、编辑最终把控翻译质量的翻译模式,为 Coursera 课程提供中文字幕。而上周网易也宣布了和 Coursera 官方的合作,将为 Coursera 提供中文视频字幕。

而对于后一点,在线课程的学习缺乏强制性,果壳则希望通过“科代表制度”来解决。他们的想法是这样的——很多在 MOOC 平台上教学的老师们常常会收到来自世界各地的大量邮件,但这些邮件里反应的学生需求很可能大量重叠,因此如果有一个科代表先收集学生们的需求后再向老师反馈,老师的工作效率将大大提升,这很类似线下科代表的执行模式。当然,向老师反馈问题以外,社区内的科代表也可以履行类似线下催作业的工作——监督社区里的学习者们按时上课、按时完成作业,利用社区的公开性形成类似线下课堂的群体压力。

网易云课堂运营经理孙志岗也曾在给我们的投稿《APP化的在线课程是教育极致》中表达了类似的观点:

既然推动“主动学习”的障碍是工作效率,那解决此问题就好了。互联网有两个特性是效率之源:自动化和众包,都可以用来推动主动学习。比如一个基本的论坛,就可以支撑学生之间的讨论,教师花少量时间做些引导就行了。这个过程不仅实现了“讨论”,还能让水平高的学生做到“教授给他人”。实践的部分也不需教师反复演示讲解,学生可以自己重复看视频。作业评分可以机器自动做,老师坐享结果。

MOOC社区在未来

今年十月初,国内四所交通大学(上海交大、西安交大、西南交大、北京交大)联合台湾新竹交通大学联合推出 MOOC 平台ewant.org,对外免费提供联合交大的核心课程。清华大学则在 10 月 10 日发布自己的 MOOC 平台“学堂在线”,将陆续上线清华大学、北京大学、麻省理工学院的 7 门课程,学生可在“学堂在线”修习大学的学分。而此前北大也曾先后在 Coursera 和 edX 平台上推出自己的中文课程。各平台之战正在缓缓拉开。

 


shisan4
 

在采访中,姬十三说:“目前我个人的预测是,到明年的时候 MOOC 的平台会越来越多,五所交大推出了自己的平台,英国也在推类似 Coursera 的平台 FutureLearn。未来的格局可能是会有好多个平台——因为学校之间是有竞争关系的,所以大家不太愿意把自己的东西放在一家平台上,让一家独大。课程开设会变成一个战国局面,那么在平台越来越大的情况下,汇聚式的社区价值会更高。”

或许网易公开课的动作也侧面证明了这一观点,上周网易公开课宣布和 Coursera 合作,将为 Coursera 提供视频托管服务,把 Coursera 的课程翻译成中文,同时开设 Coursera 中文学习社区。

但果壳 MOOC 学院的产品经理黄侔说,他觉得目前 MOOC 社区还处在很初级的阶段,每天仍会碰到很多小白用户提出各种问题,还需要不断优化入门引导。他预计虽然 MOOC 社区增长的速度不会像社交网络那样指数型上升,但是或许会因为某一个政策的开放或国内平台的建立,而给 MOOC 社区的用户增长带来一个爆发点。

目前果壳的 MOOC 学院用户数大约在五万至十万人之间,占 MOOC 中文学习者的 1/3 至 1/2 左右。姬十三说,MOOC 学院现在算是果壳内部孵化的一个比较带有理想性质的项目,需要耐心去培养,他会用很多个人资源来培育这个项目,因为他自身的博士课题就是研究人脑怎么学习,叫“学习与记忆的神经机制”,而果壳官方并不计划从 MOOC 学院获取营收。“MOOC 在果壳是一个有点小小理想,特别是我个人非常愿意花精力去培养、养成的一个东西。我觉得它未来有机会变得挺有趣,但它会变得多大,我觉得不好说。”





3 thoughts on “听姬十三说说果壳做MOOC社区的事儿”

  1. 焦老师好,我也选修了Coursera上的《中国历史人物——秦始皇》课程,很喜欢台湾大学的这个吕老师的讲课方式。从焦老师您这里了解到了我国及国外现在都陆续出台了这么多的MOOC学习平台,我们的选择多了,也会出现迷惑,因为突然感觉资源多了,也都很想选修,就选修的多了,却有时候由于现实的时间导致没有及时完成课程,因为MOOC真的给我们提供了机会可以选修那么多国内外名校的课程,很棒的资源。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