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发布于:2017年04月27日 | 浏览 850 |4 条评论 | 标签:,

焦建利:教师的信息素养


infoL
 

说到信息素养这件事,我是从上个世纪末就开始关注的了。那个时候,论及信息素养,说实在话,也许有一些超前。但是,这差不多二十年过去了,世界各个国家,在教育信息化发展历程中,都普遍经历着或正在经历着教育信息技术『卖得太多,用得太次』的尴尬处境。随着时间的推移,教室中的技术如同四季更替一样,换了一茬又一茬,教室墙头变换着花样翻新的新技术,而且每一种新技术在流行的时候,都被人们赋予了『革命性影响』之类的美好期望。然而,时光流逝,更新的技术又涌现出来,这些个曾经的『新技术』又被更新的技术替代了。此情此景,在过去的一百年里,是何等地相似啊?人们不仅要问,这到底是为什么?

这就如同过去一些年,我一直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技术不是魔法师,善于技术的教师才是真正地魔法师』。技术日新月异,教育实践在不断地发展,越来越多地人开始越来越多地意识到:『单单引进技术是远远不够的』。因为,『只有当新的技术与新的做事情的方式方法结合起来的时候,生产力方面的巨大受益才会来临』。而这『新的做事情的方式方法』,就是今天人们大讲特讲的『教师的信息化教学能力』。然而,教师的信息化教学能力从何而来啊?师范大学和教育学院虽然在不断地进行课程的改革,但是,课程改革的节奏似乎没有办法赶上技术进步的步伐,于是,刚刚从师范大学毕业走上教师岗位的师范生,一上岗就不得不接受培训。而在职教师的境遇似乎并没有好到哪里去!这些辛辛苦苦的教师,好不容易有了一个暑假,各色培训和林林种种的研修班粉墨登场,一线教师疲于应付,不少老师觉得苦不堪言啊!培训似乎没有将人们期待的『教师信息化教学能力』给予一线教师,更没有像人们所预期的那样,引发教室中的学习和教学模式的变革。

时至今日,我们似乎又不得不回到上个世纪九十年代的这个时髦词汇,『信息素养』。因为,能力固然是重要的,但是,它显然不是单纯依靠简单培训就可以给予一线教师的,尤其是不能借助那些听听讲座就可以获得的。比『能力』更重要的,或者说更加底层的,是『素养』。因此,『教师的信息化教学能力』必须也必然建立在教师的『信息素养』的基础之上。

信息素养的内涵,在我来看,实际上包括三个层次:第一个层次是教师的信息意识;第二个层次是教师的信息能力;第三个层次是信息伦理与文化。

在差不多过去二十年,我讲得最多的几句话,恐怕就是:『知之为知之,不知谷歌之』;毕竟,以搜索引擎使用为核心的信息检索,实际上就是教师信息素养的基础。因为,在今天这样一个开放的教育世界,随着全球『开放教育资源』(OER)运动的迅猛发展,今天我们根本就不缺少资源,这就好比今天,在现实生活中,我们根本就不少美一样。在现实生活中,我们缺少的是发现美的眼睛。而在信息时代,我们缺少的是具有较高信息素养的一线教师。

提及信息检索和搜索引擎的使用,我相信读者诸君可能就笑了,这都什么年代了,你还提这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其实不然,搜索引擎固然不难,但是下意识地使用搜索引擎去获取信息、探求新知、问题解决可就没说起来那么简单了。事实上,人们获取知识的途径是很多的,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获取知识的习惯:我们可以去请教别人、查字典词典或者百科全书、修读相关的课程等等。但是,借助搜索引擎确实是最简单最低成本和最便捷的方式方法之一。因此,『知之为知之,不知谷歌之』,这看起来是在讲搜索引擎,实际上是一种习惯,是教师的信息素养中的信息意识问题。

教师的信息素养的第二层,是教师的信息能力,也就是教师借助各种信息技术来创造性地解决问题的能力,或者说是和信息打交道的能力。比如,信息检索、信息获取、信息加工、信息评价、信息分享、信息表征等具体的处理信息和加工分享信息的能力。回顾过去二、三十年,各级教育行政部门在教育信息化工作中,采取了各种不同的举措,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绩。我们开展了中小学教师继续教育工程、教育资源建设工作、西部农村远程教育工程、三通两平台、一师一优课……,在最近一些年,各地在开展信息技术与学科教学的深度融合、基于平板电脑的一对一数字化学习、基于微课的颠倒教室/翻转课堂、智慧教育等等。从实际情况和实际收效来看,目前我们对这些项目和计划做出评价,似乎还为时过早。但是,在各个地方各级各类学校的课堂里,最普遍和最常见的情况是,实际收效千差万别。其中,收效甚微或者说投入产出比比较低的项目、计划和工程,其最根本的原因就在于教师和学生的信息素养,尤其是忽视了教师和学生的信息素养中借助各种信息技术来创造性地解决问题的能力,或者说是和信息打交道的能力。这就使得教育信息化的投入没有取得预期的产出,人们的良好愿望也没有得到实现。

教师的信息素养的第三层,是教师的信息伦理与文化,也就是教师和信息打交道的伦理和信息文化。在过去一些年,有关信息伦理和信息文化方面的问题,并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于是,各种肖像侵权、在网络上出现的知识产权纠纷、网络谣言的传播、在线文献引文标注的规范、创用共享版权的应用、个人隐私的保护等等。单就网络资源,比如图片、引文、视频、音频等等数字化资源的引用过程中,对作者和出处的标注问题,到今天依旧是一个非常突出的问题。想想看,如果我们的教师都没有办法遵从信息伦理,我们如何教导和要求我们的学生去遵从网络伦理呢?

和信息伦理密切相关的一个问题就是网络文化。其实,随着网络技术和新媒体的发展,网络文化问题日趋突出,比如,网络表情包、自拍、红包等等,这些新的网络文化现象,不仅和学校教育息息相关,而且也可以说是教师和学生的信息素养中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君不见,今天,有那么多的一线教师,甚至不是传统意义上的教师的人,他们或者77岁,或者只有7岁,他们通过QQ、微信、一直播、CCtalk等之类的直播工具,在网络世界里传播各种形式的知识、技能、技巧,这些自发的个人的行为,构成了当今学校教育和社会教育实际中的重要的网络文化图景。今天的学校教育如何整合这些非正式的学习资源,将社会性网络和新媒体传播应用于学校的各项事业之中,实在是一个紧迫而重大的课题啊!

教师的信息素养是至关重要的素养。有了良好的信息素养,教师就不再缺乏教学资源,教师的工作效率可以借助技术得以提升,教师可以通过技术让课堂教学变得妙趣横生,教师可以在实际工作和生活中不断地借助网络促进自身的成长与发展。教师的信息素养不仅关乎教师个人的成长与发展,不仅关乎各级各类学校教育信息化的实际成效,而且还关乎我们的受教育者。为此,如何提升教师的信息素养便成为了全球各个国家非常关注的重大议题。早在上个世纪90年代,BIG6项目、美国的PT3项目、教师教育技术能力标准项目等等,无不将信息素养作为其中的重中之重。

今天,全球开放教育资源运动的蓬勃发展,开放课程和在线课程的风起云涌,为生活在这个时代的每一个人,包括我们的教师,都提供了一个借助网络,不断丰富自己的知识和技能,提升自己的信息素养的管道和机会。在过去的差不多十年间,大规模开放在线教育课程,也就是慕课,为每一个能够接入互联网的人,提供了一个学习的契机。今天,我们每一个可以接入互联网的人,都拥有了面向全球,向其他任何人学习自己想要学习的几乎任何东西的机会。其中,就包括信息能力、信息伦理和信息文化相关知识与技能的机会。

其实,我一直觉得,教师的学习,除了向同行学习、在实践中学习、通过慕课学习之外,一个越发重要的途径边是在实践社群中的学习。透过网络,在实践社群中,我们可以向全世界的同行学习,学习他们的学科知识、学习他们的教育教学法的知识、学习信息技术的知识,提升我们的信息素养。

今天,我们任何人都可以借助网络,向其他任何人学习我们想要学习的几乎任何东西。今天,学习,理应成为教师的基本职业素养之一,而信息素养,则是教师的职业基本生存技能。毕竟,知之为知之,不知谷歌之,此乃信息时代的第一知,此乃信息时代教师的第一知,这也正是信息素养的核心内涵吧!

【注】本文系作者焦建利教授应蒲公英教育智库之邀请,为智库旗下微信公众号新校长传媒(new_xiaozhang)撰写的文章,该文已于2017年4月21日在该公众号首发!此次在《中国信息技术教育》杂志纸质媒体发表获得蒲公英教育智库首肯和授权!特此对作者以及蒲公英教育智库表示衷心地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