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回书说道,在英国的BETT展会上,以色列小哥 Yoni Dayan在人群中穿梭,找到欧洲的教育技术大佬,问他们怎么看待2016年的在线教育发展态势。上一回,Yoni Dayan小哥将对欧洲大佬们的访谈概括为两个趋势,即:在教育技术领域内,慕课找到了自己的定位。并且,学习管理系统持续高热不退。今天,我们接着看他后面的访谈。


Dayan2
 

在这个部分, Yoni Dayan把他的访谈结果概括为三个趋势,分别是:趋势三、慕课课程提供者的谨慎行事;趋势四、教师创业者(Teacherpreneur)这个概念的涌现;趋势五、慕课的专门化倾向。

我们闲话少许,看看欧洲的教育技术大佬们是怎么说的。

趋势三、慕课课程提供者的谨慎行事。

Yoni Dayan说,在BETT2016会展上,似乎很少看到慕课课程提供者的身影,只看到 FutureLearn 有一个孤零零的站台。为什么慕课课程提供者不参加展会呢?这个BETT 不是他们心意的活动?可是,BETT被认为是整个欧洲最大的教育技术舞台了。带着这个问题,小哥走访了他遇到的欧洲教育技术大佬们!

Neil Harvey (FutureLearn)

在BETT2016展会上,只有 FutureLearn一家慕课平台参展,Neil Harvey 觉得有许多原因,其中,这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捉襟见肘的有限的预算。第一,慕课平台的意识,比如,评课平台可以为学校提供些什么,在学校部门来说,这个意识还是比较低的。许多大的慕课平台是来自英国之外的,它们现在才刚刚要进入英国。不仅如此,Neil Harvey 认为,许多慕课平台并没有把自己的精力放在学校的项目之上,至少在英国是这样的(焦建利评注:在国外,这绝对是事实。而在中国大陆,我觉得恰恰相反!呵呵!)。 FutureLearn是唯一的一个专注于英国大学学科的平台,(它们的『上大学』 Going to University 合集)旨在帮助那些16-18岁的在校生。

Yishay Mor (PAU Education/Levinsky Teachers' College)

Yishay Mor 说在以往的BETT展会上,他都会遇到不少投资在线教育的人士。BETT2016也遇到不少。然而,他还是有这样一种感觉,这个BETT站展会似乎更多的是买椅子的、销售 3D打印机,乐高积木等等。毫无疑问,这是和英国的课程改革直接相关的,现在,英国的课程中比较重视编程。尽管如此,BETT展会上,相比学习创新和慕课新实践,人们看到的还是更多的是硬件和家具。

Laia Albo (巴塞罗那 Pompeu Fabra大学,学习技术,交互技术小组)

Laia Albo认为,当前,在欧洲,慕课平台出现了一些分化。每一个国家都想要有他们自己的平台,以便以他们自己的语言来满足他们自己的课程需求。这一点是和英美课程平台所覆盖的英国课程市场完全不同的(焦建利评注:在中国不正是这样吗?大家(大学、一些联盟、企业等等))都向有自己的平台)。比如,西班牙语、葡萄牙语、以及拉丁美洲市场有 MiriadaX,在澳大利亚有  Imoox,在法国有 FUN, 在挪威有 MOOC.no等等。所有这些,没有一家表现出一种特别的兴致瞄准全球市场(焦建利点评:我们国内的几乎全部瞄准大陆市场!呵呵!)。因此,可能会有一些欧洲的慕课平台对参加BETT展会表现出兴趣,因为他们在当前还没有找到自己在英国的优势。同时,慕课平台需要大学,因为他们眼下扮演着课程内容提供者的主要角色,高等教育部门很少有兴致参加BETT。

Susanna Sancassani ( 执行主任, METID-Politecnico di Milano)觉得,在BETT展会上鲜有慕课平台和课程提供者的身影,这也许是和这样一个事实有关,在不同的情境中,而不是在放之四海而皆准,不同的平台在发展自己的各不相同的策略。在一个类似BETT这样的国际展会上,参与者是作为一种策略选择来参会的。在美国,最大的慕课平台依旧在践行着一对一的选择模式,为了完全控制学习者的参与水平。相反,在欧洲一些国家,比如法国或西班牙,主要的慕课提供者对他们各自国内的情形更感兴趣,因此,参加BETT这样一个国际会展的兴趣并不高!呵呵!

Will Woods (英国开放大学教育技术研究所学习与教学技术中心负责人)认为,令人耳目一新的是,有关慕课的讨论,现在已经超越了慕课平台可以提供什么这样的炒作,人们现在开始专注于以多重方式为学习者提供学习的策略。慕课在其他一些展会上大放异彩,而在BETT上,人们更多的关注的是,我们应该如何使用慕课来支持教师专业发展,促进教师教育,拓展和发展国际市场。

Diana Lauillard (UCL, 知识实验室,用数字技术学习教授)说,BETT展会总是会被学校部门所把控,而慕课现在还很难产生影响。因此,对BETT来说,要赶上潮流,也许还需要一些时日吧!呵呵!

趋势四、教师创业者(Teacherpreneur)这个概念的涌现;

教师都是企业家:他们中的许多人在尝试使用新的教育方法,并采取主动行动。 在这种情况下,在线学习是一种赋予他们权力的工具,但是,它还仅仅只是一种工具,教师仍然在掌握它们。

Neil Harvey (FutureLearn)

Neil Harvey 认为,教师天生就是企业家,他们的工作需要不断地创新。随着技术的扩散、普及和繁荣,现在,教师们有了更多的工具来激发他们的创造性。慕课平台可以帮助教师创新,因为这些慕课可以说是一种利用新的教学法(包括在线传输和混合学习)开展的无风险的实验。没有前期的平台费用,课程通常可免费使用,因此,教师可以自由地进行实验。 结果,我们看到,学校对慕课有高度采纳,比如在启迪环节。 我们也通过我们的课程看到了很多这样的例子。

Yishay Mor认为,教学本身就是一种创新的工作。 在PAU Education,他们致力于实现高质量的草根创新,因为他们深信这种创新必须来自现场。 但是,教学创新还面临诸多障碍:

比如,教师并没有被当做企业家来培训:他们不知道如何真正地开发和推动成功的、可持续的创新。

再比如,教育生态系统并不支持这一点。 教师创业者并没有鼓励去推动和发展他们的创意。

Susanna Sancassani认为,慕课可以说是教师创业者的一个重要舞台。

趋势五、慕课的专门化倾向。

MOOCs的价值越来越得到人们的认同,并且,它们也越来越多地被应用于特定的专业背景。

Neil Harvey认为,所有主流的MOOC平台都开始专注于专业的学习者,并开发对这些受众具有高的内在价值的课程。  FutureLearn专注于为专业人士建立一个功能强大的课程档案袋,这些课程可以通过专业团体来进行认证或认可。不仅如此,FutureLearn已经有相当多的来自英国和世界各地的教师,他们使用我们的课程进行持续专业发展。 最近我们推出了“专业课程组”,这是一系列相关的课程,可以被认证,导致资格,或提供学术信用。

Yishay Mor认为,对MOOC制作的质量,人们开始有了一些了解。 这正是我们在MOOCKnowledge所要做的工作:我们超越了通常的完成率指标和讲座的“质量”。 我们认为,一个有效的学习者体验是有一些规则,而MOOCs不同于制作视频娱乐。 有必要制定MOOCs的质量标准; 例如,视频不应超过五分钟(但这只是一个简单的部分)。 一种“MOOC制作常识”开始逐步建立起来了。

Susanna Sancassani认为,非常有趣的是,对于不同大公司(例如edX的系列,Coursera的专业化,Udacity的Nanodegrees)提供的一系列课程的分析发现,这些课程总是基于与用人单位的合作为基础的。在这个过程中,传统的高等教育系统完全被绕过了,它在定义必要的内容和验证学习成果方面失去了它的作用。 一种新的情景确实涌现出来了。

Will Woods指出,他们已经为员工发展开发了内部徽章开放课程(BOC),并且,这些课程将如何支持我们的员工,这将会是非常有意思的。  我们认为这些资源特别重视那些想提高自己的知识或开发新技能的专业人士。

Dianna Laurillard认为,就目前而言,慕课课程只充当了三种合法的角色:专业发展、休闲学习、以及高等教育课程的体验和尝试。前两个应该是收费的,第三个应该是16岁之后教育负责的一部分,其目的在于扩大高等教育获取途径,并鼓励各种年龄的各种人接受正规教育。 MOOCs似乎还没有能力支持本科教育,因为他们还没有很好地解决如何在大规模的基础上,提供充分的学习者支持的。开放大学拥有数十万学生,必须雇用数千名导师来培养他们,这对于本科学位来说是适当的。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