徒步这件事情,其实是蛮有意思的!

2015年12月13日,在深圳,早上醒来,我穿戴整齐,披挂上阵,出发去运动之前,在微博上,我写下了这样一段话:

『早晨醒来,第一件事情就是出发走路,毕竟,健康是最伟大的事业。走路这种单调无聊寂寞之极的事情,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变得如此让人上瘾。嗨!出发啦![哈哈]』


Runkeep
 

回顾我的徒步历史,有据可查的第一次用手机记录徒步历程的是从2013年1月22日,地点在华南植物园,那天傍晚7:31分,我历史11:36秒,行进1.83公里,消耗了138大卡。


First1
 

之后,便越发地不可收拾了!其实,徒步是会上瘾的!第一次听到这个说话,是从伟春那里,我觉得很是不可思议!我觉得这种运动,有点类似自虐!我根本就无法接受!

第一次较长距离的行走,是2013年7月24日早晨,地点是温哥华郊区的高贵林市。

那段日子,我每天早上都会到屋后的林子里去徒步,但每次的时间和距离都不长。原因是我不断地被告知,林子里有熊出没。时不时地,在当地电视和报纸上,也会有报道,说某某家有熊来访,进到院子里面,身子爬在窗户上。最有趣的是,据说有一次,当地的小学生在教室里上课,一只灰熊爬在窗户外面旁听!


Coquitlam
 

其实,那天早上我并不打算跑那么远。在那个时候,跑那么远对我来说,是不可接受的!可是,我不愿意每次都跑同样的路线,我喜欢每次朝着不同的方向行进。当时,在驻地以东,有Coquitlam河自北向南潺潺流过!其中穿过一片森林。那段时间,我经常在 Town Center Park一带活动,但是一直没有去过那片森林,也没有近距离去过那小小河。

2013年7月24日早上,我6:30分出门,向北途径达格拉斯学院,从David 大道向东,过了那座小桥,沿着公路转而向南。到四公里之后,我想开始返航,因为回程再来3-4公里,差不多是我那个时候最多的距离了。

于是,看到一片居民区,我便折了进去,可是那里没有穿过森林的道路。我又走出那个居民区,这个时候,我面临两个选择,要么掉头,要么继续前进南行。我不愿意走回头路,那就只能继续前行了。

林子非常茂盛,一条高速公路从中间穿越而过。除了时不时地有车子呼啸而过,四周一片寂静!到了六公里左右,看到一条穿越森林向西的小道,我便拐了进去。往里面走了100多米,四周寂静,林子非常的茂密,只听见鸟儿虫子的叫声。我心生惊恐,心想会不会突然杀出一头灰熊,那我岂不报销在这个 Poco Trail里了? 我不敢前行,掉头退了出来,继续沿着大路南行。一直到 Loughead 高速公路,再折回高贵林市,返回驻地。那天我一共行进了10.48公里,历时1:52:34,消耗了656大卡。那恐怕是当年的最高记录吧?!


TengChong
 

这次是我刷新记录的一次。时间是2015年8月13日,当时,我应邀在云南腾冲参加一个学术会议。会议安排我在13日下午发言,上午正好轮空。我和来自北京的一位朋友,两个人前一天下午就已经约好了,准备一起去徒步。早上我们7点就到了餐厅,匆忙用完早餐,在7:26分就出门了。那天早上,我们历时3小时39分53秒,行进16.04公里,消耗了1172大卡。那天,我们一起登上了宝峰寺和擂鼓顶,海拔高度达到1800米左右。

其实,在那之后,行走变得越来越上瘾。


Macau2
 

在前些日子,受我们学院的委派,我到澳门为我们的澳门硕士研究生班的在职教师学员授课,课程被安排在每天晚上和周末全天。这样,周内的白天,我得以有机会四处行走。最新的记录是这一次,我一共行进了22.40公里。历时6小时03分11秒,消耗了1640大卡。期间转场有几次搭乘公共交通,但没有计入行走的22公里的历程之中。

其中,在返程的时候,我还徒步走过了嘉乐庇总督大桥。这座1970年6月动工,1974年10月正式通车,全长2569.8米,宽9.2米,双向两车道,此桥将澳门半岛和氹仔连通,并以第121任澳门总督嘉乐庇的名字命名。

其实,走路上瘾,于我,初期是因为移动终端和APP可以量化自我,记录这些数据。其次是因为我可以晒历程求监督,而一旦习惯养成的时候,便成了一件习惯性的了,甚至会产生依赖性上瘾,并且阈值不断提高。